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67812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夢日記]

 
  遠古時代人們分成兩派,雖然記得部分文字,不過實在太長了,就分成藍和紅吧。
 
  藍派和紅派同時跨上這塊土地,藍派崇尚城邦生活,他們牽馬並穿著中世紀歐洲騎士鎧甲。
 
  紅派則是布裝上身,住在用竹子、稻草、木頭建造的高腳屋,很有南洋風氣。
 
  兩派以大陸中央一處純淨天然小池塘為分野。
 
  傳說星球上有兩頭聖獸,一藍一紅,最後藍色的神聖龍王落入這個小水塘,池子在某些特定時刻會散發冰潔螢白光芒,大家認為這是聖池,便以此為界,直到藍派某集團帶著各有思緒的人來到這裡........
 
  這跟我熟知的歷史不太一樣耶。
 
  翻到最末章,突然發現中間有一大段跳過,隨手翻頁,映入眼簾是像神奇寶貝圖鑑般的東西,上面清楚記載什麼外形的人,叫什麼名子,專長是什麼,幾歲該學會什麼事情,將來該如何貢獻社會,連職業分歧都有寫出來。
  
  畫面突然跳到別處,說要我跟著出去抵禦外侮,鏡頭拉到LOL前的小兵對線。
 
  上去戳幾下,自己傷害極低,也在時候看到自己全貌,三角形樣大豎耳,細長尾巴上有一圈小金環,雙手各三隻利爪,非常接近數碼寶貝裡的 "迪路獸" 。
 
  對方有60血,我只能戳3、5滴,不知道能做什麼,手裡有把種子,想也沒想就灑下去,它們長成一道茂密的灌木牆,可是不會動欸。
 
  想著要在前線戳戳,虎假虎威兇對方(?),還是乾脆退,可是我又是近戰......
 
  對方也很緊張,不小心擦過灌木林,劃破衣服滲出血,我的技能欄竟然發亮,上方出現取代選項,只知道5是灑種子,其他沒仔細看,眼前一黑,又回到村落裡。
 
  順著地圖標示來到一座白大理石砌成神廟聖壇,裡面有很多不同村子的人。
 
  我把沿牆攀爬藤蔓雜草清除,重新埋下種子,種出村裡流傳會撕裂入侵者的黑色惡魔。
 
  我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想的。
 
  我很清楚那些只是狼尾草。
 
  沒看到那些人怎麼了。
 
 
  聽著不斷擴大的傳言。  
 
  想著做出那些事的我。
 
  錯了嗎?
 
  聽其他人說著。
 
  我錯了嗎?
 
  思緒化做一縷乾絲,混著平靜吞下。
 
  仰頭望著浩瀚青空,思緒竟飄到村長家中,一切如此清晰,彷彿實境。
  
  幾位和我一樣,同為外星訪客人們正和村長認識這裡風俗習慣,發表自己見解。
 
  大鬍子嚷嚷著〔什麼!?村長不是世襲制!即使是陌生人,只要大多數同意就能管理村中事務?〕
 
  〔依您高見,下屆人選是誰阿?〕
 
  一旁年輕人立刻分析,〔藍村那個某某,雖然身子強悍,可是有年幼女兒要照顧,看起來會推託喔.....(以下數百字省略),紅村有能力人選不多,如果外來者能加入,非她莫屬!〕
 
  每提一個人,眼前就出現徐徐如生個人影像,背景、動作、過往雲煙短暫交代。
  
  鏡頭轉到某天早晨,村人在空曠馬路上排了整排戶外烤肉架,想著〔我是吃素的〕,有點不大高興。
 
  表哥捧著吐司,〔外面都在烤吐司喔,妳也可以吃吧?〕
 
  奔出去只看到架上一堆大塊肉,烤手正把油豆腐扔進炸鍋裡,最後在家中桌上拿到一片氫化奶油吐司。
  
  〔妳去砍樹好不好?〕母親指著外頭樹林。
 
  〔我不想去。〕就是不想。
 
  〔白楊木而已。〕
 
  剛才東西沒吃到,有點不太高興,更重要的是,就是不想去。
 
  從屋頂竄下來,進到屋內。
 
  父親走來,〔妳還差八票才能留下來,妳知道嗎?〕
 
  投票?哪時候有這種規定,我怎麼不曉得?!
 
  〔妳得告訴我們,妳會做什麼,對村子有什麼貢獻。〕說時遲那時快,一箭步塞本書到眼跟前。
 
  左下角寫了LV10 波波,上頭是三隻鴿子拿著草,串草繩的模樣。
 
 
  ..........?!
 
 
  可是我這身模樣,W嘴唇,還有鬍鬚臉,不管怎樣絕對不是鴿阿= =?!
 
  我只是叫波波,但並不是鴿。
 
  到底該不該說.....考慮著就醒了。
 
--- 
 
  因為世界觀非常詳細,詳細到我覺得是過去記憶,還是很久以前的。
 
  醒來後問祂們,說是過去記憶沒錯,是飛雪以前曾經考察的星球,感應一下,似乎是天鵝座α(天津四,看到一片青綠草地,而且風似乎挺強XD)。
 
  大概一小時前的夢境,有看到前因後果,紅色聖獸本來在星球遊走,而藍色聖獸則在冰層沉睡,後來被一群科學家挖出來叫醒,結果祂爆走引發氣候異常,最後兩位聖獸扭打,雙雙墜海,被不同班底的人們封印。
 
  劫後餘生還記得事實的人們談到,封印紅聖獸的種族名為天鷹族,老師笑稱他們用自己獨特的語言封印,為的是不讓文化失傳,不過這族還是全部消失了,解咒密語也隨之消失。
 
  〔事實跟傳說好像不太樣阿......〕
 
  〔人類也是一樣的。〕團隊笑笑回我。
 
  怎麼會突然夢起這個呢?
 
  最近很不好睡,每天睡三個小時必醒,醒來繼續睡還是做夢,一天至少要夢個四五次。
 
  夢境千奇百怪,通常都是惡靈古堡般情結,而且完全沒目標,被一群朋友或路人拉著要朝某某目標前(朝)進(聖),中途朋友們都會莫名走散或消失,偶爾有自己的分身出現,這些分身老是會停在休息處送我離開,路境越來越明亮,也越來越簡樸,像從瘟疫肆虐、充滿殭屍的黑暗城市,走入滿滿剛植苗的田間小徑一樣,身旁也經過些路人,大家似乎都往同個目標前進。
 
  在一片噩夢中,夢到過往事情很突兀,雖然上三個小時才夢到另場惡夢,聽說是執著所化。
 
  大概在提醒,我跟別人想的不一樣,也和自己想的不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