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67810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真實] 驕傲與驕縱

  前幾天發現幕斯嵐走了,早在更早前我就該知道才對,當確定這件事,內在變得很慌亂,無時無刻都在呼喚祂,也許是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無時無刻都在叫祂,但我不理解理由是什麼,只能用都在處理內在亂七八糟的整合,忽略祂、沒空陪祂這種理由來讓自己釋懷點。
 
  直到27號晚上,本來狂叫吵雜的內在突然安靜,身體莫名癱軟,淚水立刻像水庫潰堤般止也止不住......是熟悉的氣氛,幾分鐘後漸漸消散,睡前我決定一定問出個所以然,我想知道理由,我想知道為什麼,至少讓我死也明目吧!
 
  開始一連串追問。
 
  剛開始,不知道是因為電池用完、太累還是其他,團隊說飛雪跑了,然後慕飛(雲涅)在腹部附近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沒多久飛雪回來卻顧而言祂。
 
  最後關鍵性一句[妳自己說的話,妳自己負責。]
 
  可是我....說了什麼....?
 
  [妳不記得了!?妳記得在11月後發生的事情嗎?] 
 
  我...那個時候,慕飛自殺後沒多久,在恐懼與絕望下的我把慕涵給排出來而不自知。
 
  1月中以為內在終於肯看了,卻沒發現自己不願意多看一眼,每天起床不是生出願意幫忙釋放傷痛與對自己愛的內在、靈體死亡後重生的內在整合,或是一些突如其來的事件,比方說內在打架、互抱到一方受不了、想消滅自己的某段記憶、想取代又後悔的潛意識、受不了回到飛雪身上的潛意識們,就這樣看了快2個月,天天看必要的時候處理,也越來越厭倦,越來越不想看,懷疑自己看到的是我執還是魔障。
 
  老實說,那幾個月我一直都專在自己的內在、迷惘與恐懼裡,忽略其他部分。
 
  大致講完後祂們安靜下來,那我問自己的心好了,心會告訴我,我的疑惑。
 
  盡量讓自己沉澱,而心門,是關閉的。
 
  好不容易敲開,天上地下都被宇宙環繞,自己似乎站在一處透明薄殼上, "心" 抱著孩子在中間閉目養神。
 
  [...我很疑惑...很困惑,不知道該往哪去,也不清楚發生何事,能告訴我,該往哪去嗎?]
 
  心,毫無所動。
 
  我想知道理由,想知道為什麼,即使太晚太晚,我也想明目阿!!!
 
  一遍一遍問,一次一次求,最後,帶著滿臉淚趴下去了,五體頭地。
 
  一陣子後,心走過來,用力踩著我頭[妳還敢問!妳知不知道自己傷害人家多深!]
 
  我知道很傷,祂離開前告訴我只是去旅行,卻播放 "林憶蓮-有所謂" ,還問我,真的不多說一句話?
 
  可是,為什麼?我想知道,我說了什麼 或 做了什麼非常過分的事,到底為什麼阿-----!!!
 
  心拿著皮鞭用力拉扯,看起來氣炸了[妳把人家當成呸!]
 
  呸?呸是什麼?
 
  "吐痰" 不知道哪位提示,原來我不把祂當一回事嗎?
 
 
  那些無時無刻呼喚祂的內在怎麼了?
 
  兩位重頭到尾泣不成聲的本靈是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要哭?
 
 
  不懂...我不懂......
 
 
  [妳是真不懂還假不懂?]
 
  [是不是,有我忽略的事情?]
 
  因為我,腦子裡有的記憶,全都是內在怎樣的回憶;這個,只能調覺知記憶。
 
  拜託,給我看,我要看那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我要看那個關鍵...那個關鍵...
 
  閉上眼,一片黑茫茫,一團淡淡綠色領著我回逤......
 
  我看到......
 
  我...打了祂一巴掌...
 
  下意識想更伸入,忽然變成第一視角,清秀女孩子的臉龐映入瞳孔,我體驗了當時的幕斯嵐。
 
  被打了一掌後,不知道是不是太吃驚了,只有木訥還有很淡很淡,一種淡淡向下的感覺...死心...
 
  [祢不要管我!不要碰我!我不要再看到祢了!!!]
 
  祂收拾要端給我的粥,離開了...
 
 
  這是...什麼......
 
  事出必有因,為什麼!!!
 
  後來我,進入了那時候的覺知,想體會看看那時的我到底是什麼感覺。
 
  結果,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為什麼?祢可以告訴我嗎?我的覺知。]我向內詢問。
 
  [因為跟著我,祂不會幸福。]
 
  [什麼意思?]這時候我還以為有沒辦法的拒力。
 
  [妳把眼淚鼻水擦乾淨好不好?]
 
  喔,我乖乖的擤幾張衛生紙,還有一點,不像剛才塞到無法呼吸[好了,告訴我吧。] 
 
  [我不愛祂。]
 
 
  !!!!!!
 
  
  那內在?兩只本靈?還有我呢?是怎樣!是怎麼回事!
 
  [呵...慕飛...祢是愛祂的...對不對...]得到肯定答案。
 
  [飛雪...祢也是愛祂的...沒錯吧?]給我否定,可是...老實說,哭成這樣,還去酒吧喝到醉死.....
 
  我.不.相.信.
 
  [飛雪,祢還是愛他沒錯吧?]這次肯定了,祢麻的傲嬌!!!
 
  我知道覺知和本靈的喜好是分開的,但撇去祂倆,還有我和各個內在阿,那些又是怎麼回事!?
 
  各種想法在腦內流轉,但我最在意的是
 
  [祢說不愛祂,為什麼要這種方式羞辱人家?]
 
  [我不愛祂,為什麼要在意祂的感覺?]講的倔強又理所當然。
 
  然後我就爆氣了!!!
 
  [真的只是這樣嗎!說!]試圖壓抑憤怒好好講,可是覺知卻畏畏縮縮,大概嚇祂了。
 
  [妳是不是不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話?]不曉得誰插嘴,氣燄消了一半。
 
  稍稍整頓心情,[我信,但我還有疑問。]
 
  [祢要是不愛祂,可以跟祂說或者寫信,把祂帶給那兩只,為什麼要這種方法?]
 
  祂,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什麼。
 
  [祢有沒有試過?]摹擬兩可,後面自言自語又問好幾個問題,似乎沒有答覆,只得一句[只有這個方法。]
 
  [意思是祢有試過其他方法?]又一陣沉默。
 
  算了,我不想問祂,[我懂了,太過驕傲的意思,懂了......]
 
  [妳的腦袋和覺知設定不同。]以前,也曾有人跟我說過,當初說的是 "我和本靈個性設定不同" ,但後來我的反應幾乎就是個小飛雪,所以當時並沒有覺得哪裡差距很大,現在,我懂了......
 
  懂了....
 
  [是我,一直沒察覺?]
 
  [恩。]
 
  [那道牆,哪時候築起來的?剛出生就排斥本靈嗎?]知道問題,就得解決,根在哪裡?
 
  [不是。]
 
  [國一下學期?]國一上國二階段,被班上同學排擠,我想,是那時候吧。
 
  [是國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