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63797

    累積人氣

  • 8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日常] 看小說

  當我打開BL的論壇文章目錄頁面,音樂突然跳針,祂們說,被嚇到XDD
 
  點開其中一篇文,托菲斯姆(我家聖獸,現在是我的守護靈)就吐血了 囧?
 
  雖然如此,只有小小關心,反應是狂笑。
 
  [妳喜歡看這個???]是雪問的。
 
  [蛤?我不知道,我還沒開始看。](欸
 
  [祢要問我喜歡看BL,還是人獸文(那篇剛好是)?]
 
  [...........................]
 
  頭突然爆痛,發現托菲斯姆在讀我的腦袋,讀著讀著就流鼻血了 囧囧?
 
  伸手過去想摸摸看有沒有怎樣,[妳別碰我!靠!](不是罵我,是語助詞
 
  [祢讀到什麼,一堆煽情畫面?]
 
  [小公主,這不能看,千萬不能看!]
 
  [蛤?可是我已經看很多.....](欸?
 
  (垂頭喪氣)
 
  [喔,幕斯嵐.....]祢那時候在想啥?
 
  [妳別看我= ="]結果閃過我在床上看,祂在旁邊拿著長柄武器,一邊捂著口鼻流血的畫面。
 
  [那雪祢.....]有什麼看法?
 
  [哼!]嘔了口血在手上就走掉了。(?
 
  奇怪,潛意識在嘶嘶叫? 
 
  一回頭[ㄟ,祢在抱我的潛意識壓壓驚?!],祂抱著我的潛意識,因為很大隻(大概2個半的我大)就像嬌小的公主臥在豪華王座椅上。
 
  [玩得很開心喔?]="=?
 
  [沒,妳快看完,我再來抱妳。]喂....
 
  才讀了第一段關於野生老虎的資料(科學性),[妳可以不要看的那麼認真嗎?],又噴鼻血。
 
  腦袋痛,[.....祢剛才在讀....我幹嘛看的那麼認真?]
 
  ="=......
 
  [我想我只是....想著要讀就好好讀完吧?]
 
  [對....]
 
  [為什麼又流鼻血......?]
 
  [......又看到了。]
 
  [嗯?可是不對呀,先前讀了一本買回來的BL小說(還是天使與惡魔CP),那時候祂們.....]看到一群人掉下巴畫面。
 
  0A0?[是在想怎麼有人寫這個?]
 
  [我們在想妳怎麼喜歡看這個!]
 
  [喔~可是、可是,我也寫過這種文章耶。](欸
 
  立刻看到有人摔文件,[我也寫過女女.........]
 
  [快把它們刪掉!]
 
  [不要勒~]
 
  轉頭看到某人在遊說我的潛意識,要祂提醒我刪掉那些文,結果潛意識覺得祂好煩,[不要!]跑掉惹。
 
  [是喔.....]想著還是算了,突然看到自己光芒驟減,就像早年白熱燈泡,由亮轉暗快速熄滅。
 
  [妳頻率降了啦!]
 
  赫然發現雪雙手合十對天祈禱,[祢在幹嘛.....]
 
  [快看,快看阿,別管我們,妳太在意我們了。]
 
  [....祢該不會向上祈禱要我快看吧......?]
 
  [對。]
 
  [然後祈禱等等自己不會崩潰....?]
 
  [對......]
  
  [那我之前寫的那些文章......?]
 
  [別想!別問!]然後又噴血了 囧囧囧。
 
  [啊?那我之前寫的遙滿文....],雪抹了抹臉,[那是.....我和幕斯嵐的事....],好吧,我就知道= ="
 
  看祂們在我身後蓋起一片乳白色透明磚牆,[屏蔽?]
 
  [這是必需的。]
 
  [嗯?我看到托菲斯姆卡在牆中間?]
 
  [我是守護靈啊!小公主QAQ]
 
  再看了一下,[這篇文我看過了!],突然看到有人在移磚頭,想也沒想[再看一次好了!],手上磚頭就掉下來砸到祂的腳= =?
 
  看到一半突然[妳準備好了!],我看到某人一個箭步衝過來,有被撐開的感覺,[不要不要不要,祢出去!],退出去了,可是到底是誰= =?
 
  幕斯嵐,NO;托菲斯姆,NO;所以是.....雪?
 
  [我想要妳,好想要妳,可是妳拒絕我。]
 
  [都嚇傻了。]看到一個人二話不說衝過來 "抱" 妳,不傻阿= =?
 
  [我以為妳會直接享受。]
 
  [都傻了= ="]心有餘悸阿,雪。
 
  [妳的態度,很難拿捏....]
 
  接著,我就一直覺得有人像看到美味卻不能吃,在後面盯著瞧還越靠越近。
 
  [雪....祢在跟我玩一二三木頭人?]祂不回我,只是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有點抖= =
 
  哎....轉身親了親臉龐,看到呆呆白淨面容還舔幾下,[好了晚點......嗯?],等等...........我又....[親錯人了?]
 
  [是幕斯嵐。]
 
  囧,第一反應是逃跑,可是祂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妳就這麼走了?],笑得很燦爛。
 
  QAQ
 
  [那個,我可不可以出門買飲料?]餓了也是真的,多少想逃離這種氛圍啦。
 
  [.......小公主,妳可不可以不要虐待我們?]
 
  [阿?不要虐待祢們兩個?]
 
  [三個。]
 
  有種明天下不了床的.........(汗笑||||
 
 
  [如果兩個人到了需要解釋才明白對方的地步,是否是一種悲哀。]雪陪我看著重複這句話。
 
  [不....雪,我覺得解釋是必要的,因為兩個人看事的角度不同,有時會造成誤會,像我們明明是同一人,看事的觀點也常常不同,何況是兩位不同人,我認為解釋是有必要的,只是當下選擇解釋不一定正確,還是要拿捏才可以。]
 
  我不知道祂在想什麼,提供自己觀點罷了。
 
  [這麼虐......]祂看了看自言自語著,同時我覺得胸口悶悶的....
 
  以前看文章時,我總把自己套進去,共鳴很強烈,今天特別小心別共振了,怎麼.......
 
  [雪,祢跟不會跟文章共鳴了吧?]
 
  [嗯,很像妳。]是問著祂,是不是不要自己那段吧.....
 
  [嗯......]拉著祂胸口靠胸口,[妳在做什麼?]
 
  [拿取分擔我能消化的情緒,像今天早上一樣,祢心悶悶的,很苦吧,壓抑著。],結果祂了關閉交流管道,[這是我的事。],雖然嘴巴很想再說什麼,不過心沉默,似乎在說 "這樣就好" ,也許是要讓祂自己想想。
 
  雪不知道共鳴回憶到什麼,"身體借我哭..........." ,哭吧,釋放,總是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