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5716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日常] 長大、新社花海

  "恩?奇怪。"
 
  [祂也去考試了?!?!]有點遠,但還連的上。
 
  [對,因為妳的靈力提升了,所以大家都要接受測驗。]我靈力提升了?毫無感覺....
 
  專心在心底為祂加油,[加油喔!等祢回來!]
 
  馬上聽到[呃阿。],被打中的悶哼XD
 
 
  囧
 
 
  "又是我害的嗎...?" 念頭剛出,就浮現幕斯嵐對我比讚畫面。
 
  好吧,只好專注飛雪身上。
 
  [祢...沒考試?]問了煞風景的問題。
 
  [.............]
 
  [阿?還沒開始?]
 
  [對啦....]考試似乎在我入睡後才開始,至少不會被我的腦袋影響XD
  
  看到銀清很開心在喝酒,好像結束了。
  
  [....結束了?][恩恩^^]
 
  [通過了嗎?][沒有。]一臉高興。
 
  [...我害的?][欸,心神不定,要好好檢討。]又喝一碗;這...感覺上......你們懂XD
  
  沒多久幕斯嵐也回來了,一臉得意說當然通過了!
 
 
  今天為了看花海,一大早被叫醒。
 
  梳洗時聽到[~~~妳長大了~?]是我家兔子的本靈。
 
  [恩恩,謝謝。]昨天下午開始就一直聽到:"妳長大了",但我還是存疑。
 
  走小路時,感覺有間廟很怪,土地公找我泡茶聊天,邊聽沒人找祂很孤單,又想著本靈該跟著我跑,猶疑不定放給內在解決。
 
  雲涅在門口種花攆草,吸引很多精靈與其他靈魂,於是土地公有很多新朋友陪祂聊天和打理園藝,廟裡突然展現磅礡生命朝氣。
 
  向土地公道別,手中突然憑空出現一枚小獎章,和上次飛雪受傷時我想扔掉那枚一樣。
 
  [那是?]
 
  [功德分。]
 
  喔,臆測沒錯,難怪說很重要。
 
 
  攏長車陣終於抵達花海,飛雪超開心在花叢裡追蝴蝶,看祂歡樂的樣子,我也衝進去撲倒祂(疑)。
 
  內在和祂玩一起,肉身就懶了。
 
  可是.......我來這裡就是為了體驗,用身體感官體驗,把肉身晾在一旁太浪費了!
 
  身體聽到想法開心的像顆小草擺阿擺;因為很敏感,我買了純有機沐浴乳讓她自己倒,有次問飛雪,"是不是有點浪費?" ,不心痛只是疑惑,結果飛雪說[她是珍貴禮物。]
 
  拋棄 "人好多不想去"、"來看花,還有人要抽菸" 等想法,專注每朵花個別特殊性,還有蜜蜂與其他共生草類。
 
  看著看著突然發現源頭笑嘻嘻地掛在左前方,和我一起觀賞眼前花地毯。
 
  不過...是源頭老媽,不是老爹;這個氣息...應該是創造這宇宙那位沒錯。
 
  祂查覺我的想法但不做任何表示。
 
  [當祢是創造性的,就從父性轉為母性嗎?]
 
  只是笑,沒多說;林林總總推測一堆,源頭說了些話,腦袋似乎沒很懂,不記得了XD
 
  飛雪說源頭是來看我?!我還以為祂是跟來欣賞花海.....問到一半又出現了,第一句就是[妳長大了。],又說什麼...吾家兒女初長成,特來探望.... =_=?
 
  附帶一提,這次聽說有更重要的事,所以發考卷的似乎沒跟來。
 
  主題館人潮很多,一天內湧入上萬人, "不知道這裡的域靈會不會很辛苦?"
 
  域靈含著一根冰棒飄過來....[找我有事咩?]
 
  [.........沒有。]有點無言,但這樣場景恐怕想像不出來 = =....
 
  [還好。]被舔著冰棒的域靈一路跟感覺很詭異。
 
  [是因為同時有這麼多花草一起淨化,所以負擔沒很重?]馨香氣息忍不住多吸兩口。
 
  [不是捏。]
 
  仔細觀察人群,其實...[人多有淨化能力的人也多?]
 
  [對啦~人類移動、植物淨化與動物遷徒帶來的意義是有很大差別的。]
 
  [喔,我很忙,沒事別叫我。],咬著冰棒飄走了.....
 
 
  還是不習慣人多的地方,決定繞到外圍小吃攤和小走道。
 
  往前才發現路開的是田字型,而非井字,意謂著要出去只有向前穿越人潮,或向後回原路繞一大段。
 
  一陣考慮後,決定向前穿越洶湧人潮,雖然人多到有中途放棄衝動,最後還是出來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不舒服。
 
  攻頂看到大遊覽車與櫛次鱗比的上下車人潮,馬上明白為何越上方越擁擠。
 
  "恩...如果是飛雪的話,會繞遠路走吧?"  
  
  [對。]
 
  [我還是選擇了與祢同樣的道路。]
 
  [不一樣;我會走人最少的方向,即使那是遠路;但妳選擇了最快也看似困難的道路,彷彿沒看到前面的擁擠與阻礙,從容不迫穿過去。]
 
  [可是最後我們還是交會於同條路上,還不是一樣XD],雖然風景不同,遇到的人也不同,碰到困難也不一樣,但我們終究還在同條路上。
 
  [欸...]飛雪笑笑,有些無奈w
 
  
  買了酥炸杏鮑菇及牧草甘蔗汁,習慣請求加持後分給團隊。
  
  外圍田間小路人很少,劃分田地河渠有我喜愛的清新~
 
  [喔,妳們走到這啦?]是那位域靈,沒咬著冰棒了。
  
  [要吃嗎?]插起一塊杏鮑菇晃晃。
 
  [我可以嗎?]祂有點驚訝,我同時想著域靈能不能吃人類食物?
 
  [可以。]平常都這樣分給團隊,我想沒問題吧?
 
  但祂似乎對甘蔗汁比較有興趣。
 
  說時遲那時快,前面有人把菸蒂隨手丟入渠道中,我很氣有人亂丟垃圾,那位反常地淡定。
 
  [習慣了...],雖這麼說,但還是能感到話裡抑制的憤怒,有些事一輩子都不可能習慣。
 
  溝渠水管附近卡了很多菸蒂與垃圾。
 
  "我能做什麼?" "寫信給市長請清潔隊不要忘了排水溝?"
 
  想著清潔工會不會來收,祂突然說[什麼都不用做,會有人來收的。],不確定語氣,我有點懷疑。
 
  祂再三強調不要管這事,就....這樣吧....送我到下個設點小吃攤附近離開了。
 
  嘗試用以前牽飛雪的方法連家人,還真有用XD,相會後繼續往下。
 
 
  看到前面潔白身影,想也沒想從後方撲抱上去[雪~~~],赫然發現抱錯靈,而我的目標似乎接到工作出去了!
 
  驚嚇之餘連連鞠躬道歉,阿阿阿阿~~~不想面對---關天線!!!
  
  沒多久確定事情結束才打開,所以我也不知道發生啥事。
 
  回程無聊重想,大腦屢屢干涉畫面,[反正一定是我道歉後,原諒我了吧?],沒靈跟過來,阿Q想著。
 
  一旁看不過的飛雪插話[祂.愛.上.妳.了.]
 
  花!惹!法!!!
 
  這哪門子超展開啦!!!
 
  結果
 
  確切情況是
 
  我,抱錯靈;
 
  祂,沒發現被人抱錯(?!?!),在我狂和祂道歉時才發現被我抱錯....又覺得我道歉的樣子可愛,就愛上我惹ORZ....(這到底是什麼莫名的....
 
  關天線變成內在接手。
 
  [妳很可愛,我喜歡妳,請接受我的愛~]手拿玫瑰花、單膝下跪,好像在求婚....
 
  雲涅似乎對這種事見怪不怪(?),[謝謝~祢的花我收下了,但我已經有伴侶,所以不能成為祢的情人。],陪那位走段路後,展開翅膀在天上與幕斯嵐一起俯視整片花海、如同蟻群般人們和當中的自己。
 
  內在比我想得有智慧多了 wwwww,但好像還欠缺什麼,飛雪解釋要等這世結束後,人世經驗才會把不足部分補齊。
 
  從天空俯衝回自己身體新鮮刺激,但看著別人衝撞自己又是另回事 = =.....
 
  靈魂收翅落回肉體同時,我看到幕斯嵐貌似要一併撞進來,結果....
 
 
  沒有。
 
 
  撞上前幾秒,祂被銀清用長棍擋下。
 
  銀清有點憤恨咬牙瞪祂,幕斯嵐朝祂痞笑,像突擊隨堂考一樣,總覺得幕斯嵐是故意加重銀清負擔XD
 
  走到扛棒下,"剛才那些事,該不會是我在妄想吧?"
 
  [妳就不能多信任一下自己嗎?]不知哪時回來的飛雪超無奈嘆氣。
 
 
  進滿滿是人的茶花園,為了躲避菸味站到一棵樹下,那裏很特別,只有滲著茶花香氣的清新,沒有人的味道。
 
  與樹靈打招呼,[這位也是老靈魂。],飛雪主動介紹。
 
  恩恩,感覺得出歷經旅程的滄桑。
 
  不知為何想到 "正在經驗" 那張奧修禪卡。
 
 
  當妳用心擁抱樹木,它們也回應著妳的心,同樣擁抱著妳。
 
 
  [我可以摸祢嗎?]怯生生地提出邀請。
 
  [當然^^]樹靈像和藹母親答應邀約。
 
  左手覆上樹皮,比體溫略低卻也溫暖,想像擁抱祂,那份觸心感受更強烈了....
 
  [祢摸起來好舒服~~],只是抱著享受這份寧靜。
 
  當我離開祂時,那位也回饋主動抱著我,然後形象改變,原是偏陰性忽然變成陽性,和源頭變來變去一樣。
 
  [因為我是接受方,所以相對來說祢是陽性嗎?]這點很疑惑,雖說大家會互相退讓自動分陰陽,但我和飛雪親吻時,多數是女女,能量交流期間則是我男祂女,擁抱不用說,幾乎都是兩人習慣的陰性面。
 
  我不明白為什麼形象忽然改變了,總覺得和源頭類似,想提示我什麼。
 
  但那位也只是笑笑,沒多說。
 
 
  累一天,在車上回想今日路上大家老和我說:妳長大了。
 
  昨天下午,突然覺得和飛雪沒那麼親密,有點小距離,回不去從前孩子般純真美好。
 
  用詞無意中改變,馬上被我察覺,就在第一次叫飛雪,雪的時候,我知道有什麼變了。
 
 
  [因為妳長大了。]
 
 
  我....長大了....?
 
 
  不知為何,眼淚無法克制流下;仔細端詳自己,已不是早先稚氣未脫孩子,而是帶有些許成熟女性。
 
 
 
  恩,我長大了
 
 
  晚上有...比較難得的人來,一見面就巴我頭。
 
  腦袋像被嚇到的孩子驚恐問著 "我做錯什麼事?我明明只是看文???" ,不過沒人回我,問內在也沒回應。
 
  那位走後,雲涅才氣呼呼地說[祂欺負我!],轉問飛雪才知道,祂打我頭只因為覺得有趣......不過當下雲涅直接霸氣回祂一巴掌。
 
  那位摀著臉低咕[真不可愛。]
 
  其實祂很久以前也被飛雪打過巴掌...忽然覺得雲涅脾氣和飛雪有像(兩位,才沒有!),傲嬌的公主脾氣XD
 
  不是公主病,是種特殊氣質,這算公主脾氣嗎?(思考
 
  兩位伴侶:算!
 
  幕斯嵐:[雪像不可捉摸的花豹一樣,妳比較像孤高的黑豹......重點是兩個都會撒嬌,很可愛...哎喲....Q_Q]被我們一左一右各賞一巴掌XDXDDwwww
 
 
  知道是誰的不要說~
 
 
  那位表示,祂不想讓牽掛祂的某位擔心,然後來看我是因為 "聽說我長大了" ,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