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76461

    累積人氣

  • 5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省思] 婚禮

 
  [三個月。]是飛雪的聲音,原來祂早就知道了,對方本靈朝我鞠躬後,那人就下車了。
  
  進入空狀態品嘗剛才的事,發現身上有殘留的穢氣,團隊要我嘗試把它排掉。
 
  穢氣暢行無阻地像不小心掉進大水管的小石子,直直落出體外,幾個月前還要不斷引導氣流的身體竟然這麼簡單就把穢氣排出體外了?
 
  [....誒....這該不會是祢們近乎每晚輪抱我的成果吧....](望
 
  飛雪不知道想到啥,臉紅轉身背對我.....
 
  [喂,抱著自己而已為什麼要臉紅啦!]莫名其妙,是說我都沒認真看祂們在做什麼,難道有什麼奇怪的嗎?
 
  "下次我一定要仔細看看祂們在做什麼!"
 
  [我怕妳不能接受....](小聲
 
  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連上演像強暴片的治療方式我都...都......還是不能接受 = =...
 
  
  火車站,滿滿的人,已經不再對這麼多人感到害怕了~
 
  以前我很討厭人,不信任所有的人事物,甚至到人多的地方會有強烈窒息感,總想轉身就逃。
  
  可是本靈與伴侶的疼愛讓我願意再次相信,從七月連結祂們後,人生就像重新活了一次,我很感謝,真的,感謝。
 
  這裡這麼多人,小湛家也會來發考卷吧?
 
  [YO~~~~~~~~~~]突然看到後面伸出四雙手對旁邊路人塞考卷。
 
  0.0!
 
 
  既然我已經知道了,就沒必要藏起來,看著祂們不斷發考卷,捧著不斷回流的文書笑呵呵,突然心升一個莫名念頭。
 
  "這樣不是很雖?"
 
  [呵呵,小公主別這麼想,寫考卷可是很助於成長的~]對方笑得燦爛。
 
  [我知道...不過是作業海概念.......]
 
  [是說祢們也叫我小公主?]有點傻眼。
 
  [祂們(指我的團隊)這樣叫妳呀~]所以祢們也這樣叫我就是了...
 
  看向窗外不斷變換卻又微妙相似的景色,我們經驗、經過最終下車回到歸屬之地,成長與輪迴也是這麼回事吧~
 
  [飛~雪~~我餓了~~~](扯本靈
 
  聽到我喊餓,祂閉眼笑了一下,發現祂又變回黑髮閉眼模樣,是在轉換調整嗎?不知為何有股濃濃的陰謀感...
  
 
  下了車和同學一起靠左走,不知為何中間老有障礙物要我靠右。
 
  [妳向右邊點。]聽話踩在黃線邊緣,看著那些手對車廂內的人們發送一疊疊考卷。
 
  [等等,我靠不靠過去有差嗎=_=?]
 
  [是沒什麼差,只不過...]伸長手把往反方向逃跑的靈魂抓回來,再塞幾倍量[這樣比較省能量。](笑
 
  也比較好把逃跑的抓回來.......
 
 
  在新娘房寒暄拍照,陰謀感更濃厚了....
 
  入席吃飯,第一道菜是整隻雞熬煮的雞湯,湯腥味讓我有點顫慄。
 
  現在覺得肉很腥,很多東西只要一看就曉得裡頭有沒有動物成分,連餐廳沒洗淨的鍋中,殘留哪種動物成分也能分辨出來。
 
  被入夢的冤親債主餵牛肉也馬上嘔吐,嚇醒後(原來被附身的娃娃,黏著車窗敲這麼恐怖)抱著飛雪把剛才畫面播給祂看,"祂們竟敢餵妳吃穢物",一副要和祂們幹架模樣,連連做夢是要平息點怨氣吧,如果飛雪找債主打架不就功虧一簣....
 
  何況只是做夢,不是出意外,也不想看到祂被債主刺成重傷,入夢處理比現實化處理划算多了,雖然每兩個小時就醒來的滋味不好受。
 
  [好了好了,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是吐出來了?](拍拍
 
 
  第二道菜是一大船生魚片,銀清淚眼汪汪誦經超渡桌上海鮮們,然後坐下喝了一大碗東西。
 
  [那是啥.....?]還有打哪來的???
 
  祂微笑說[嚇死我了,喝個東西壓壓驚。]
 
  .......那個...我不知道該不該信祢耶 =_=+
 
  "不知道幕斯嵐剛開始當守護靈時,是怎樣的情況?"
 
  [差不多。]飛雪在另一空間中補充。
 
  [那祢呢?]沉默,[躲在帷幕後?]猜的。
 
  [恩。]
 
  下道菜是滿盤鮮蝦,銀清臉色一沉,安靜許久,[小公主,妳對這些看法如何?]
 
  我的看法?是問我對人類食肉的看法嗎?
 
  [恩...如果單純問我的想法...我以前還吃肉時,雖然喜歡貓狗等寵物,但對養來吃的動物,有時覺得牠們討喜,有時覺得牠們髒臭,卻也可憐牠們生活在不見天日的環境中,我不太清楚自己真正想法....]
 
  [如果祢問我對於桌上肉品看法,一開始我覺得這很正常,因為我從小被這樣養大,高中突然開始感謝這些生命犧牲來滋養我們的肉體,當時想法是不能浪費,不然就愧對牠們犧牲了,大學後明白 "還有吃素" 可以選擇,但不知道為何沒決定,直到今年五月才開始吃素,想法堅定像本該如此。]
 
  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沒切中問題核心,[恩?祢是在問我這些嗎?]
 
  [不是。]
 
  喔,恩,同學熱情找我聊天,無法好好沉澱思考,[那晚點再說吧~]
 
  [恩。]
 
 
  [誒,這蝦妳可以吃吧?]同學似乎想幫我夾前面那盤鹽燒蝦。
 
  [蛤?]愣了,這也是動物不是嗎?
 
  [這是肉也是動物,為什麼妳覺得我能吃?]
 
  開始吃素那幾個月,我媽也常拿著海鮮說這是素的,問我要不要吃,我說不吃動物製品(肉、動物油;奶、蛋、蜂蜜盡量不吃)但吃五辛(蔥、蒜、韭、小蒜及洋蔥,因為也是植物),她卻說 "妳也沒吃這麼純" 想法很唯妙。
 
  [喔,有些吃素的人也吃海鮮阿,因為靈性比較低~]聽到這話有股無名火冒上來,但腦袋說,這不是同學的錯,她只是把聽說的經驗套在我身上而已。
 
  [我不吃動物],轉頭專注自己的素菜,沒想到日本料理店也能做出不錯的素菜,另一位同學頻頻朝我這看,說好像很好吃XD
 
  被台上叫到名子,抽捧花,突然感覺附近很熱鬧...有種被推坑的奇怪直覺。
 
 
 
 
  三、二、一,抽!
 
 
 
  
  是我,傻眼,台下似乎比眼前看到更熱鬧,瞬間尷尬。
  
  拿著捧花不知道該說什麼,[誒,祢們讓我拿到初戀情人的捧花,我不知道該不該高興誒...],這樣想的我,是不是還沒放下呢?
 
  [妳已經放下了。]飛雪拍拍我的肩,不要懷疑。
 
  [那個是我的意思。]偏高的沉穩男聲從頭上傳來。
 
  "是誰呀?" 抬頭望,看到祂就聯想到今天的新娘。
 
  回顧畫面,男女方本靈坐在一起,我抽中捧花剎那,祂們像看到支持的球隊進球般興奮還站起來喊YES,下秒被來發考卷的點肩膀瞬崩潰XDDD
 
  [謝謝妳對她的祝福。]對方看著自己的覺知,悠悠地說。
 
  不知道為什麼想感謝祂,而且是實質行動。
 
  "親臉好了。" 剛有意念,對方馬上轉頭看我,好像很有興趣,旁邊兩道視線立刻朝我們...呃...朝祂聚焦,不用想就知道是幕斯嵐和銀清。
 
  "...那親手好了?" 手總可以吧?至少沒那麼刺激(?
 
  那兩道目光更灼熱了,還參雜不懷好意微笑XD
 
  [我...妳就饒了我吧...]伴侶和守護靈同時威嚇了可憐的同學本靈。(笑
 
  望向伴侶同時看見有個小女孩提著花籃和氣球,笑嘻嘻問我[妳準備好了嗎?]
  
 
 
  月老。
 
 
 
  腦中突然跳這兩個字。
 
  喔,幹,驚嚇度100%!!!
 
  
  [我沒有對象...]好聲好氣把花籃和氣球推還給祂。
 
  月老笑瞇瞇地指了坐在我正對面的男生,[妳剛才不是說這位看起來不錯嗎?]
 
  那只是和同學聊天打比方而已啦 Orz|||
 
  [謝謝,不過我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
 
  祂向我的內在詢問同樣問題,內在看起來很想要...祂手裡的氣球,但又為難著,最後疑似拿了一顆氣球,造成我恐慌兩天。
 
  伴侶和我家聖獸不知道是太感動還怎樣,兩個雙眼發亮對我說[小公主,我們會幫妳篩選好男人,請妳放心!](的去吧...?)<<<<硬是要吐槽。
 
  腦袋突然跑出騎士(伴侶職業)和龍(我家聖獸),兩個眼神閃亮[公主,我們會幫妳篩選(佈滿陷阱、迷宮與BOSS)好男人,請妳放心!]的詭異畫面???
 
  [我...祢們這麼快就要把我賣了喔...還早啦,我連對象都沒有耶!]
 
  不知是有意還惡意的本靈突然醒來,[哎呀,很快就會有的呦~](燦
 
  靠腰 = =
 
  [如果我忘記祢們怎麼辦?]順口溜出這句。(飛雪[不會啦...]
 
  哪知道祂們水汪汪的超像小狗...[沒關係,小公主妳就放心去吧!我們會守在這裡等妳回來!!!]
 
  突然跑出騎士與龍勾肩搭背站在城堡前,對披上盔甲騎著戰馬的公主說[公主,您要出征了嗎?請放心,我們會守好家等您回來!],公主調轉馬頭準備遠征,還不忘揮手說BYE~BYE~的莫名畫面.......
 
  
  今天飛雪告訴我,我沒有收月老的東西,才平息大腦驚慌。
 
  靈視重播,看起來像內在只想要那顆氣球,但月老堅持要整盤收下才給祂,可是內在很堅持只要氣球,最後祂老把整籃花連同氣球一起收走了。
 
  與月老推三阻四過程中,發現自己還是恐懼親密關係,即使是最親密的靈魂伴侶,也無法敞開完全接受,尤其內在還氣祂。
 
  [恩...幕斯嵐,我的內在還沒原諒祢對吧?]
 
  [是呀~]
 
  [那就由祢自己想辦法化解啦~(拍)]曾建議祂對我的內在播放祂的視角,感覺上傷害還在,只是沒那麼抗拒。
 
  [沒問題。](燦
 
  [這麼有信心阿~XD]
 
  [對了,月老找我做什麼...我又沒對象...]匪夷所思。
 
  [喔,那個喔,祂想幫妳牽線。]
 
  原來是這樣,辛苦祢了,不過我對親密關係仍有恐懼,所以暫時不行啦,抱歉嚕。(汗|||
 
 
  看著手中捧花,[已經開始泛黃了呢~]指著香水百合花瓣。
 
  [因為它們已經達成使命了。]
 
  已經達成使命.....散播自身芬芳,成為自己...
 
  不知怎麼的思緒突然蹦出這些字句,[要怎麼養你們呢?],朝它們笑笑,花精靈似乎開心跳著舞。
 
 
  [今天餐點還滿意嗎?]
 
  想也沒想[很好吃,謝謝^^~]
 
  [那就好。]後方有東西遠去,是新娘本靈,原來今天餐點是祂安排的阿~
 
  難得在葷食餐廳吃到好吃的素餐呢!
 
  太感謝了!
 
  回程似乎被上面精心安排,公車無時差一台接一台,暢行無阻到家。 
 
 
 
 
  隔天下午,想起銀清的問題。
 
  [銀清,祢想問的是什麼?]
 
  [妳的看法...想法...]感覺祂很努力表達,不過好像找不到適當措詞。
 
  思緒在外頭繞一圈,冒出的想法念頭都覺得不是祂想問的。
 
  我到底為什麼突然選擇吃素呢?
 
  腦袋還來不及細想,內在熱情發言[因為我終於.......],不過被頭腦干擾沒聽清楚。
 
  祂似乎非常愉悅,可是我真的沒聽到...[內在,能請祢在講一次嗎?我沒聽清楚。]
 
  
 
  因為我終於可以做我自己了。
 
 
 
  這句清晰回答,顧不得走在大馬路上,淚水潰堤。
 
  祂說,小時候因為大家都這樣,只好和大家一樣;大學察覺卻沒下決心,因為覺得做自己是不對的,好像背叛其他人;直到今年五月我相信,做自己沒有錯。
 
  原來如此,[謝謝,銀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