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5716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療育] 依賴

  連接內在,[飛雪起床了嗎?]
 
  [媽媽還在睡。]
 
  [がんばって是我或是更裡層的內在核心回應嗎?]
 
  祂猶豫很久說,是也不是。
 
  好奇妙[那是什麼?]
 
  祂指了我背後,順著目光看去,有隻畸形黑恐龍站在我後面,就像國小生的圖。
 
  恐龍比我高一倍,中立無立即攻擊性,有屬於我也不屬於我的成分,兩種不同東西交織成形。
 
  [怕嗎?]
 
  祂冷靜考慮一下說,怕。(抓住衣角
 
  看起來明明不是很怕....
 
  我看著隻那隻恐龍,因為這種風格太像先前在胃輪看到的恐懼顯化,所以...[恐懼?]
 
  內在點點頭,可是又不太像,好像已經習慣祂的存在。
 
  [祂在這很久了?]猶豫一會兒,點點頭。
 
  向前感受,似乎是存在很久但一直沒成形,最近才有形體?
 
  戳一下那隻恐龍,祂吹氣球般一樣脹大,破了......裡面飄出一堆彩帶和紙屑......
 
 
  以為事情結束,回表層問[幕斯嵐,那什麼?]突然想起,守護靈換人了。
 
  [抱歉,銀清,太習慣了...](汗|||
 
  祂說沒關係,指我拿著的天堂沐浴乳,問說那什麼?
 
  很多靈都會問這罐是什麼...上次小湛家跟來發考卷那位也問同樣問題,不過當時拿的是天使喜悅。
 
  [祢喜歡這味道?]
 
  [很香。]
 
  可是我一沖水稀釋祂就退了幾步XD
  準備淋滿身體時,突然想到 "天使喜悅有被幕斯嵐加持過,那我用天堂洗澡,是不是就把祂的味道洗掉了?"
 
  [不會,因為祂...](賊笑
 
  = =?.........
 
  對不起,突然想到非常多...的事,尤其昨天下午又不小心看見和過去比起來激烈超級多的過程。
 
  [飛雪不會以為我是祂吧...]
 
  [不會,祂很清楚妳不是。]
 
  和新守護靈聊一會兒,發現祂很健談,可能比幕斯嵐還健談點,但不像M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根本射手座(內容聚焦有深度,和雙子廣多雜淺不同),看來同性相吸是正確的?
 
  莫名回到內在,發現那隻黑恐龍還在,而且變更大。
 
  這次內在明顯很害怕,發抖緊抓著我躲到身後。
 
  毫無畏懼盯著恐龍看,祂一爪子朝我臉抓,碰到前停在額頭處,改成勾下巴手勢。
  突然發現左邊有頭........靠在肩膀上...攀著身體對我媚笑,外型看起來像本靈,雖然飛雪的確會放電勾我,但這氣氛太淫蕩又很LOW...一點都不像祂。
 
  何況我記得祂還睡死在床上....
 
  那東西對我說些五四三,大腦聽起來有道理,覺知卻完全不理解。
 
  問內在,這到底是不是我的一部分;祂說有一部份是。
 
  [那飛雪呢?]
 
  [媽媽還在睡。]
 
  把那東西推開,現在是一隻恐龍和三個氣質不搭的本靈形象圍著我,氣圖營造另種空間,先前考試中,飛雪的獅性面從祂們背後躍出,溫順地朝面容扭曲的本靈形象靠攏。
 
  淺意識進入備戰狀態,用力朝恐龍爪子戳,祂變成一束玫瑰花掉下來....那些怪東西突然消失了。
 
  分不清是真是假,只問自己[真實還幻象?]
 
  [幻象。]熟悉的聲音,來自外面。
 
  [祢是誰?]經歷上面那串後,警戒心很強。
 
  [幕斯嵐。]
 
  .............?
 
  祂不是昨天就走了?
  怎麼會在這?
 
  怕是幻象或投射,我靜下心用名子尋找我們間的聯繫。
 
  如朝陽晨光般溫暖的感覺,是幕斯嵐沒錯,祂回來了!而且正用手推著我的左肩膀,平靜與勇氣驅走不安。
 
  [那個是....依賴?是飛雪長久養大的........依賴?]
 
  [恩。]祂笑了一下。
 
  難怪內在說,是我也不是我。
 
  知道那是什麼後,恐龍沒有我成分,和我完整分離;全身散發強烈的金黃中帶點橘,不知道拿什麼向前一劃,依賴消失在信任光芒裡。
 
  (後來才知道,是我提著幕斯嵐的配劍,衝上去給那東西一刀,那時候的形象很像飛雪的陽性面,但更年輕純粹。)
 
  退出內在,看著幕斯嵐問[祢偷跑下來喔?]
 
  祂皮笑一下,到我房間搓揉,臉上掛著淚痕,不斷叫祂名子兼睡死的本靈。
 
  [祢喔,真讓人放心不下。]稍微幫祂調整姿勢,飛雪看起來安詳不再壓抑。
 
  [奇怪,我以為飛雪會馬上跳起來抱祢,難道頻率高到錯開嗎?]
  [也不對,理論上本靈頻率比我高,我看的到祂也行吧?]
 
  現任守護靈笑說[祂為了不影響妳,把和妳的連結降很低。]
 
  [喔....]那要叫醒祂?
 
  幕斯嵐皮皮的做了個噓聲手勢。
 
  會心一笑。
 
  "我敢說,祂要是醒來發現這事,肯定會後悔XDDDD"
 
  然後,幕斯嵐單膝下跪,執起我的左手[再見,我的公主。]在手背獻上溫柔,就用這個姿勢回去了....
 
  [喂!這是演哪齣!!?]冏
 
  以上根本神展開= =....
 
 
  祂走後沒多久,本來一直掛念惦記的濃稠思緒突然消失。
 
  飛雪也醒了,起床找不到伴侶,銀清跟祂說幕斯嵐回去了,現在坐在床邊生悶氣耍傲嬌wwwww,又盯著電腦螢幕,不知道看到什麼,笑了。
 
  我說...[祢該不會想著哪天回去,怎麼整幕斯嵐吧?]
 
  [唉呀,這是個好主意~]燦笑。
 
  同時間,我覺得幕斯嵐抖了一下。
 
  ........我害的嗎?
 
  "抱歉,幕斯嵐,我提醒祂記得整祢了(?)" 誠心誠意。(?
 
  "沒關係~這才是我的雪~" 遠方傳來朝陽般迴響。
 
  什麼祢的雪......走了還放閃....(背景:才不是
 
 
  晚上飛雪抱著我...呻吟,那個已經不是靈聽了...耳旁真有間歇性細微鳴叫。
 
  [祢昨晚幹什麼?能量交流也別喊這麼大聲= =...]好像在我身上尋找幕斯嵐留下的東西,給點玩具找找比較不無聊?
 
  [才沒有。]
 
  [不然那什麼...?]恩?應該沒聽錯呀。
 
  [呻吟。]
 
  [.............祢一定要這麼...?]
 
  老實說那種細致的淡淡呻吟還蠻好聽的,難怪祂也喜歡聽我呻吟(早上爬不起來那種),我已經醒了還叫我再叫一次,誰可以啦(雖然真的嘗試一下,但FU不對,聽起來怎麼怪),從此之後,只要我醒來就會看到祂旁邊等我起來...
 
  [不起來了...]哼(?
 
  [快起床!妳這懶鬼。]企圖翻身體,手毫無懸念穿過XD
 
  [不要,誰叫祢昨天喝這麼多,害我宿醉了!]雖間歇性頭痛,但大部分是牽拖XD
 
  [唔...恩....]好像拿我沒辦法。
 
  [說,祢昨晚喝多少?]
 
  [10加侖...]
 
  幹!
 
---
   
  [祢知道幕斯嵐留在這的東西是什麼嗎?]問問只有三歲的內在。
 
  內在開心地捧出一大堆閃耀七彩光芒的寶石,每個刻面都輝映著幕斯嵐與慕飛雪的相處過往。
 
  原來如此...
 
  [祢的名子?]即使相處一段時日,我還是不知道祂的名子。
 
  [雲]^0^/
 
  雲...不就是我暱稱的其中一個字嗎?
 
  [雲?]
 
  [雪]^^/
 
  [雪?]
 
  [雲、雪、雲、雪]^^/
 
  呃......算了,總有一天會知道XD
 
  最後,心底的聲音依然是那句 がんばって ,這次毫無雜質,祝福妳,也祝福我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