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76461

    累積人氣

  • 5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療育] 無口小孩

--- 午睡時繼續 ---
 
 
  放學了,背著書包慢慢走回家,進入一家書店,看到兩位認識的朋友在討論事情。
 
  隨手摸來一隻奇異筆,想記錄什麼,突然想到這是別人的書,我不能在書上亂畫!
 
  不想靠近,卻還是關心,想看看能為朋友們做些什麼,我選擇拿本書假裝路人聽他們對談,書冊上方有即時訊息欄,不過都是一般家常話。
 
 
--- 醒來分隔線 ---
 
 
  起來抽2張卡,
 
  奧修禪卡   -一個片刻一個片刻
  奧修蛻變塔羅牌-工作/敬拜
 
  直覺是有什麼需要我做,而那扇門將自動在眼前開啟。
 
  既然時候到了就會自動開啟,想先做點別的事,等門自動打開,但心底又有 "現在就是時候" 的矛盾感。
 
  當稍微分神或事情告一段落時,會一直惦記那個夢,形成一種無形重擔,想放卻放不掉。
 
  好奇問祂們[這是我睡著時,淺意識去上課的樣子嗎?],得到是也不是的模糊答案。
 
  可能像 "枷鎖" (上一個夢境療育)一樣,是過往記憶也參雜當前能量。
 
  猜來問去,我認為這是真實發生在淺意識中的記憶。
 
 
 
  [為什麼讓大腦側錄這件事?]
 
  [我們認為,這是只有妳才能解決的事。]
 
 
 
  團隊這種說法,總覺得好像和以前立下的約定有關。
 
  不斷回溯夢境,面無表情、遠離群眾、獨善其身、明明很在乎卻裝做無所謂,儼然就是個無口傲嬌...和小四小五時的我很像,注意到背景一直有人講話,唯獨沒聽到 "我" 開口說一句話。
 
  從未留意淺意識狀態的我是什麼樣,偶爾在小地方查覺,但不認為哪裡異常,這樣讓我很想看看自己睡眠時狀態。
 
  先從那對火獅坐騎來歷開始,祂們是無聊重翻角色欄時發現的,聽說是星際世某債主的兄弟(要嚇死誰="=)想就近觀察我才登記成坐騎.......(也太奇怪....)
 
  惶恐幾天後,飛雪才說,祂們是我買來的(?),不會怎樣,不要緊張。
 
  不過可以把別人賣來賣去嗎? 心中存疑但接受本靈說法。
 
  想了解真相,回到那時候,看到我擋在一位手拿皮鞭高大人影和這對火獅子間,倔強不願退讓地瞪視對方,飛雪出面和那位達成某種協議,讓我得以用寶藏箱裡的獎章換取祂們。
 
  從頭到尾都沒講過話,甚至連聲音都沒出一聲
 
  那,造成祂和我冷戰的事件呢?
 
  我看到自己震驚崩潰,依然一句話都沒吭
 
  唯一聽到內在開口說話,就是和飛雪冷戰超過一星期那句[我不要和祢在一起!祢走開!]
 
  那時候我傻了,祂也傻了,然後祂笑了,開心苦澀笑了。
 
  那時候飛雪在想什麼?
 
  事出突然,我以為祂和我一樣,單純對淺意識爆出那句震驚,又為不接受自己苦澀。
 
  那時祂到底怎麼想?
 
 
 
  [原來我的孩子會說話...]
 
  [她還願意開口說話...]
 
 
 
  祂驚訝歡喜地吐出這兩句話。
 
  我沉默了。
 
  最後一個問題,我想,我確定是那件事了。
 
 
 
  [我一直是這樣嗎?]
 
  [很久以前不是...]
 
 
 
  小時候,只要表現不合乎大人期望,他們就會說:妳怎麼這麼笨,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超出預期或別人誇獎我時,又說:只是運氣好,沒什麼。
 
  但當他們無法解決事情,卻把我找來:妳那麼聰明一定能解決;要我想方法出主意,最後責任就變成我的。
 
 
 
  我很矛盾。
 
 
 
  小學四年級的某天,班上很吵鬧,老師受不了班上同學玩鬧不聽話,怒氣沖沖把我帶出教室外,蹲下緊抓我的手臂[妳告訴老師好不好,告訴老師要怎麼讓大家安靜下來。]。
 
  "為什麼問我?我不是風紀阿,這是我的責任嗎?"
 
  不喜歡過激的情緒,好想逃,可是那雙無助眼神又讓我想留下。
 
  我在幫助老師和被同學孤立中抉擇。
 
  [大家都是小團體...找出帶頭的人,只要他們安靜,其他人就會跟著安靜了...]
 
  老師恍然大悟回教室,但我卻對自己充滿矛盾疑惑。
 
 
  "為什麼大家老是把我說的一無是處,出問題卻要我解決,是不是我害的?"
 
  "如果我像大家一樣,是不是對大家都好?"
 
  "都是我的錯。"
 
  "我不想當自己。"
 
  "我討厭自己。"
 
  "我決定不要做自己了!"
 
 
  決定瞬間,聽到一聲撕心裂肺的 "不要!!!" ,猶豫一下,最後仍決心不當自己,心同時碎裂消失。
 
  那聲嘶喊就是飛雪,立下 "不做自己" 誓言後,祂馬上被一股無形力量向外推,至於國一立志嘗試 "當自己" 到大四藉由獨角獸卡找回自己內心是另一段漫長故事。
 
  近期知曉飛雪創造我是為了體驗 "快樂" ,我覺得祂真是個大茶几,上面擺滿杯具...但本靈表示,這是意外也是體驗的一部份。
 
 
  自言自語把當年想法說給飛雪聽,感覺祂在我身後五步之遙,即使不在也沒關係,心無旁鶩的思想祂肯定能聽到。
 
  放空發呆直視眼前電視螢幕,不知道過了多久,意識到飛雪正吻著我的額頭,也許祂一直都在,只是我沒注意。
 
  晚餐休息一會,偶然發現身體一直分泌口水,甜甜的,像品茶回甘。
 
  "奇怪,怎麼一直流口水...",弟弟吃著高麗菜豬肉水餃,我只覺得腥,身體也不感興趣。
 
  [是我啦。]飛雪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唔...發呆太徹底,連祂都忽略了。
 
  [抱歉飛雪我...]雖不為當初決定後悔,但抱歉做了那種決定。
 
  似乎明白等等會聽到什麼,祂輕撫我的額頭,本要脫出的道歉頓時化為雲煙,想法隨穩定撫觸消散,很舒服好想睡,幾次失敗後放棄。
 
  放部份心神和無口小孩玩,打算混熟後邀請她和我回到創傷當下釐清療育,結果...我打了那小孩一巴掌,因為我覺得她搶我東西。
 
  那部份心神說[若妳想要東西可以開口借阿,不溝通別人不知道妳的意思。]
 
  [雖然溝通也可能造成誤會,但總比什麼都不說好吧?]
 
  孩子不發一語低著頭,那部份心神就被我回收了。
 
  雖然知道過往個性不會因為這樣記恨(因為習慣優先檢討自己),理智懂任何事都有可能性,情感上覺得 "搞砸了"。
 
  我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再看看吧...
 
  [謝謝祢們願意接受這樣的我。]
 
 
 
  23號午餐問了些疑點後,看到飛雪牽著她進入金色門中,猶豫一下跟進去,我們回到小學走廊外,創傷發生前。
 
  突然想知道當時心底真正想法。
 
 
  "我想讓大家健康快樂~"
  "老師不要哭,我會幫妳呀;這就是我自己~~"
  "我想做我自己,但,如果這是妳的願望,我會幫妳實現~"
 
 
  ...這是和我以為,近乎對立面言語。
 
  那老師呢?
 
  老師的想法又是什麼?
 
 
  "為什麼孩子們老是靜不下來?"
  "好痛苦。"
  "妳一定能幫老師,一定能幫我對吧!?"
 
  
  向前抱住自己,[這不是老師的願望,媽媽也不希望妳這樣。],我將老師心聲傳達給她。
 
  [媽媽不希望我這樣....?]
 
  [對,媽媽希望妳做自己!妳看!]朝飛雪望去,我想祂會有所表示。
 
  結果本靈帶著在空白中存在的複雜眼神,動也不動杵在原地.....
 
 
  喂 = =?
 
 
  孩子看著祂,拉著衣角往我背後縮,[不是要我不做自己?]天真詢問。
 
  [不是。]對她笑笑。
 
  老師消失了,飛雪出現在跟前將她擁進懷中。
 
  換我杵在旁邊,不知道該做什麼,考慮一陣,想說把時間留給她們,我離開好了。
  
  轉頭瞬間,飛雪突然把我摟進懷裡,就像前天祂因為思鄉崩潰大哭,幕斯嵐將祂連同我一起抱進懷裡一樣。
 
  暖暖的很舒服,什麼都不想滿足窩著,看向另一邊同樣幸福的自己。
 
  孩子化作一團光球飛進心口,在覺得我又更加完整剎那,強烈惆悵與壓抑襲上咽喉,身體反射性把剛吃完的中餐吐回碗裡.......
 
 
  原來如此.....
 
  謝謝.....
 
 
 
 
  隔天早上赤紅問我(新進的團隊成員,日本赤鬼小孩,和我一樣是問題寶寶<<<很愛問問題)[妳昨天為什麼要拉著祂一直念一直念?]
 
  因為大腦不記得,我一臉疑惑看著飛雪[我昨晚真的拉著祢一直碎碎念嗎?],祂面有難色像在尋找適當措詞。
 
  自己回溯好了....
 
  我看到自己牽著祂的手,連珠炮講個沒完XD,什麼都能講,什麼都能念。
 
  笑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