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5716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考試] 邊境之後

  隔天下班回家,又一句[妳肯原諒我嗎?],莫名其妙 =_=?
 
  [.......原諒什麼...?]又不說源由....
 
  內心遲疑地拒絕了。
 
  沒多久,不死心又問[不論我做了什麼,妳都願意原諒我嗎?],急切語氣。
 
  [...先說看看什麼事...]這種起手式,直接答應蠻危險的...
 
  但祂還是什麼都不說。
 
  既然剛連上不久那種事都能原諒,這應該不會比前面那些更那個吧....
 
  [好啦,我原諒祢,告訴我什麼事。]豈料祂嘆口氣,失望地拋下一句[還是不行嗎...]不再說話。
 
  一個禮拜來,生活很愜意,但只要放空,內在總有股暴躁升起,像壓力鍋悶燒。
 
  9/3 看牙和飛雪在診間玩起來,和祂互動部分是淺層地方,深處仍封閉。
 
  9/4 深層覺知氣呼呼搶過蛋糕,發洩般剁碎後塞進嘴裡,完全沒有細細品嘗想法,只想用力填滿自己。
 
  近日胃輪常有大石頭壓著,臍輪一天到晚撕東西,真的很詭異阿!
 
 
  9/8 
 
  中秋節,被月光照射後,一直想發掘。
 
  不行!
 
  我想知道真相!
 
  我要看真相!
 
  [告訴我,怎麼回事?!]在電腦前問犯人般審問自己。
 
  剛開始, "我" 拒絕回應;想知道真相強烈意念下,腦中緩緩浮出影像。
 
 
  敵人要將祂打傷時,旁邊小小的我突然挺身擋在兩人間,大喊[不可以!!!],被飛雪心急推開,最後我昏迷祂受傷。
 
 
  這.....不是和完全清醒時,看到祂被打傷畫面相似嗎?
 
  原來不只那次,更早前就有過一次。
 
  瞬間明白什麼叫做 "這是我的選擇" [祢...為什麼還要再來一次!?],祂選擇再經驗一次。
 
  [我想知道,結果會不會不同。]一字一句清晰在心底迴響。
 
  終於了解,為何那時崩潰喊出口的是:為什麼 "又" 這樣!!!
 
  悶燒感其實是 "盛怒" ;近日身體莫名出現大小傷痕,三年前補過的牙無預警脫落,作息正常卻牙齦發炎,現在回想,是自我攻擊顯化吧。
 
 
  為什麼這麼難過,心好痛....淚水從眼眶逃逸。
 
  尋找內在小孩,想了解現況,她還好嗎?
 
  朝內心搜索一陣,沒看到孩子,正想放棄時被拉了一下,女孩在面前睜大眼睛同理看著我[姊姊不要怕,我在這。]
 
  我...害怕?
 
  在怕什麼?
 
  [怕受傷],內在小孩回應我,心上出現一道裂痕,輕撫著黑色傷痕[這顆心,以前曾經粉碎到看都看不到。]
 
  馬上聽到飛雪驚恐說[不要!拜託!不要!]
 
  抱著內在小孩哭,然後小孩消失了;我趴在飛雪腿上抽泣,默默流淚,[我...還是好痛。]
 
 
  9/9 
 
  早上七點被喚醒,騎車時一直想著昨晚,汽車無預警變換車道,幕斯嵐用力推我一把,機車朝右邊小扭一下,沒被撞到。
 
  驚恐回神,問幕斯嵐有沒有受傷,祂說沒事叫我繼續專心騎車,眼看前方,影像卻停在背後的感覺真奇異,也確定收訊沒問題,是我屏蔽特定訊息。
 
  將玉石歸檔,突然發現好像沒對玉石們敞開心,開放心靈第一句聽到的話是:
 
  [妳們不要吵架嘛~]
 
  呃....
 
  [不要吵架嘛~~]幾百位寶石齊聲說著相同的話。
 
  等等...為什麼我好像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祢們有聽到我和祂吵架?]昨天表意識才知道這件事耶。
 
  [有~妳不理祂~~]一位緬甸玉對我喊。
 
  [不要吵架嘛~~]
  [有話坐下來好好談阿。]
  [沒什麼事不能說的。]
 
  寶石們此起彼落發表意見,我看著一臉沮喪的飛雪。
 
  [嗯...可是我不確定...祂]要不要跟我談?
 
  [要、要、我要!]話還沒說完,祂突然抬起頭泛起漂亮白色光彩,高興急切地將這句話灌入腦海。
 
  原來 "希望之光" 和 "怒火中燒" 一樣,是確實存在的現象。
 
  [喔...嗯...]所以是看我接不接受?
 
  心抽痛一下,內在拒絕了。
 
  這...
 
  我.....
 
  驚訝自己反應,也發現真實個性如此倔強。
 
  聽著玉石們鼓勵,還有泛著淡光似乎懷有一絲希望的祂,[我...回家後和祢談談。]
 
  [為什麼要回家?現在就可以啦~]寶石們天然愉悅詢問。
 
  [誒,現在工作嘛,幫祢們找好人家。]
 
  [妳要保持好心情,我們才能嫁到好人家~]石頭們散發光芒喜悅訴說。
 
  [呃...]被反推了,[喔...]
 
  [所以現在嘛~~~]還被盧。
 
  [我...]很清楚內在現在不想和祂說話,[答應祢們,回家後一定和祂談談。]
 
 
  [我保證。]
 
 
  下班時間一到,感受到想回家那份急促,可是淺意識似乎不想面對,狂找事情拖延,最後我決定先吃飯,即使不怎麼餓。
 
  停車時和祂說[我覺得,內在的我不想和祢對話。]
 
  飛雪愣著,[不過回去後,我會和祢聊聊的,我保證。](拍
 
  嚴守 "回家再談" 約定,沉默中,內在突然爆出一句[我不要跟祢在一起!祢走開!]
 
  祂和我都傻了,理智淡定穩住場面,朝淺意識說[別這樣。],像不會表達情感的父親。
 
  理智想繼續說些什麼,但被我回神接手,
 
  [別這樣...]
  
  [我很明白,我想和祂在一起,這件事是確定的。]
  
  下沉進入淺意識,喚醒國中事件片段,那些選擇與初衷。
 
  [我的心,我的一部分,祢懂我的意思嗎?]
 
  淚珠緩緩滑下,內心不再燥動。
 
 
  回家途中重新回顧這禮拜各種活動,尤其生日那天。
 
  為什麼祂給我蛋糕時的表情這麼...討好...甚至能說虛偽...
 
  見到禮物,一點都不開心,冷淡推開祂。
 
  深層氣呼呼搶過蛋糕,發洩般剁碎後塞進嘴裡,只想用力填滿自己。
 
  兔子到底看到什麼,竟呆滯緊張別過眼,卻又一直偷瞄。
 
  主動親飛雪,食之無味,好似被什麼檔住。
 
  祂又為什麼唱歌唱到岔氣?
 
 
  抓到點後,這串異常行為無礙連結。
 
  飛雪嘗試用自己的方法彌補,希望獲得淺意識原諒,但我不吃這套,還越來越生氣。
 
  內在沒有原諒祂,即使表層意識和大腦想做這些事,還是抗拒。
 
  順著兔子眼光看去...飛雪在我身後掉眼淚...接著兔子詢問[祂怎麼了?],可是我沒聽到寵物的困惑。
 
  唱到岔氣是因為...哭了...,當時以為祂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笑出來(很像破涕為笑那種聲音),現在了解是難過到無法掩飾才會岔氣。
 
 
  連兩旁行道樹都關心地問[妳們不要吵架啦。]
 
  到底為什麼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還是我明知道,卻逃避問題,不想了解,不想明白,不想看到真相?
 
  忽然有把溫柔傳進心中[看見並接受真理。]
 
 
  回自己房裡,躺上床什麼都沒想冒出一句[我不知道要和祢說什麼。]
 
  祂在距離不遠的地方看著我。
 
  沉澱下來,告訴自己對祂敞開,不要想著要說什麼,如果需要,內在會自動響應。
 
  [為什麼要那麼做?]
 
  [祢知道我有多心痛嗎?]
 
  感覺飛雪在床上常待的位子望著我。
 
  拉著祂的手放在胸口。
 
  回到事件發生剎那。
 
  回到祂被刺穿,心被撕扯瞬間。    
 
  顫抖對祂傾訴真實心情與最原始的渴望,在翅膀溫暖包裹中哭著睡去。
 
 
  9/10 
 
  午睡,被祂抱在懷裡推入一顆小光球進腹中,身體馬上被火紋身般灼熱,無刺痛只是發燙發熱。
 
  晚上花幾百塊經驗幾家素小吃,用油不好,吃幾口後全數送給阿飄們。
 
  和飛雪互相揶揄,[香料飲料還請宇宙加持。][香料水祢還喝?],沒喝完請飄喝,卻看到一群渴望卻不敢碰的詭異場景,才發現本靈補的光對祂們來說有點多,能量微高不敢拿,只好直接餵垃圾桶。
 
  校園樹木從我身上拿了什麼走,又拋下點點光球進入身體中。
 
  帶白骨先生回家,嚇壞我家兔子XD
 
  夜晚睡覺時飛雪抱著我,手伸進腹部撥弦般調整什麼,身體隨祂輕柔舉動微顫輕吟,卻不像平常一碰就軟掉,雖然有點怪,但我仍平靜享受擁抱。
 
  我以為,我和祂合好了。
 
 
  9/11 
 
  知道MC來了,隨口問了句[祢說MC 9號就會來,是因為我抗拒祢(女性能量),所以晚了嗎?]
 
  我知道祂在身邊,但說什麼我一個字都聽不到。
 
  當下馬上發現,其實我並沒有對祂敞開。
 
  因為不知道怎麼解決,所以現在我不想著怎麼解決這件事,也不挖根。
 
 
  單方面和祂講很多,歸納出4點-接受性、妥協、信任以及自我。
 
  我一直以為,我能做出選擇,進入經驗之門,敞開接受發生的所有事。
 
  事實證明,我不是。
 
  我不是很信任自己,總想著 "如果" ,於是做出對自己妥協的決定,事情發生後亦無法敞開接受,當中參雜批判。
 
  自我,是我和祂表現出的兩極。
 
  飛雪本身帶有一種傲氣,不是自恃甚高,而是骨子裡散發的氣質。
 
  我自己則缺乏自我評價,不清楚自己真實樣貌。
 
 
  我知道了,然後呢?
 
 
  [祢認為告訴我這件事是 "對" 的嗎?]
 
  [我很高興妳知道這件事。]
 
  那我也很高興,我知道這件事?
 
  [不,我不爽。]心底聲音清晰有力。
 
  很好,我明白知曉,屬於我的感覺。
 
  那我想知道嗎?
 
  [想。]
 
  至少我知道,現在 "我知道" 以及 "我是混亂的" 還有 "我還沒做出我的選擇。"
 
 
  9/12 
 
  重覆練麥克筆,突然想重整這幾天發生的事。
 
  大體上朝牛角鑽,越想鑿底搞清楚,越不可自拔。
 
  就在我沉入思緒漩渦時,聽到一把熟悉聲音[雲...雲...雲!雲!]
 
  [怎麼了,幕斯嵐?]感覺好像要和我說什麼,但除了名子聽不到其他。
 
  [抱歉...幕斯嵐,除了名子外什麼都聽不到...]我的情況有這麼糟嗎?
 
  守護天使的叫喊,讓我想看自己,發現心輪散發淡淡白光與壟罩身軀的黑氣抗衡。
 
  [嗯,該怎麼辦才好?]我不知道。
 
 
  [進入它、經驗它、放下它。]飛雪的聲音無比清晰。
 
 
  進入它、經驗它、放下它?
 
  我明白祢的意思,但我一直想做卻放不下。
 
  我真的能做到嗎?
 
  腦袋突然跳出獨角獸卡:Believe in Yourself!
 
 
 
  靜下心。
 
  沉澱。
 
  不去想著什麼,也不是放空,保有察覺地 "在當下" 。
 
  "啪" 一聲,有東西成熟了,沒有留念、沒有痛苦、沒有不捨,落下,好像本來就這樣。
 
 
  [恭喜妳通過考驗了!]
 
 
  啥?
 
  等下,啥鬼?
 
  感覺旁邊一群歡慶,可是我滿頭霧水呀!
 
  什麼東西啦?!
 
  不爽!我要討拍拍!
 
  [我要抱抱。]對著眼前不遠的飛雪說。
 
  [好。來吧~]祂蹲下對我敞開手臂。
  
  大腦還來不及細想, "我" 跑進祂懷裡,緊抓著,全身重量壓在祂身上。  
 
  下半身流出淡黃色液體渲染潔白地板,有什麼卡在喉間,輕嘔幾下,吐出墨色血漬。
 
  瞬間想法是:阿,弄髒祂了。
 
  祂不介意,我也不想離開懷抱,考慮半秒,打消掙脫念頭。
 
 
  [一次踩爆這麼多雷,還.蠻.屌.的.]又不是除雷機 =_=|||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的弱點在哪。]往死裡挖確實是我無法反駁的個性。
 
  [不過沒想到妳這麼快就突破。]
 
  [祢覺得我過不了關嗎?](歪頭
 
  [我們覺得妳大概要一個月才能走出來。]另一個聲音,回碩後才發現是醫療團天使。
 
  [那我經驗了幾天?]
 
  [14天。]
 
  今天是12號,那件事發生在31號,所以更早事件發生在30號?
 
 
  下午小躺,飛雪輕摸我的腹部安撫,身體回應溫柔緩緩抽動,經期悶漲感立刻減輕不少。
 
  摸著摸著突然親上我的小腹,就像親吻懷孕妻子的丈夫那般深情。
 
  [我的身體真的虛到要祢一直補嗎?]平靜純然問。
 
  [這樣妳才有辦法懷寶寶。]祂悠悠回答。
 
  [喔?]眨眨眼。
 
  [嗯...]深深看了一眼,[我想試試。]輕輕搓揉。
 
 
  這幾天深深覺得 "每個人都是被妥善保護照顧"
 
  在我最消沉時,Y拍剛好改版,東西都要重設,讓我得以做最不費神費力的工作,連需要搬重物或歸檔玉石等,不是同事先做,就是說她們來就好。
 
  MC剛來遇到難得胃痛,朋友送的優質黑巧克力就這麼恰巧到我家。
 
  最近看到很多人陷入大憂傷,在逆境及休息中思索人生問題。
 
  請相信 "每個人都被完美保護。" 
 
  好好珍惜,休息、深入到痛苦的最根部,按照它本然的樣子經驗它,不要有責怪或自憐。
 
  用自己的手,掌握自己的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