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5716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省思] 邊境

  [喔?還沒完成的宇宙?]
 
  [嗯]祂笑了笑。
 
  有人過來,飛雪迎上去和那位說話,我和祂們有段不遠距離,聽不到說啥。
 
  看著一望無際只有棉花糖的荒涼,開始猜測那位存有是來做啥的。
 
  記得潔希(網友的靈魂伴侶)以前是秩序守護者,也許那位是來查看入侵人士的守護者。
 
  想靠近點和那位存有說,我們不是故意的,現在就走。
 
  突然被攻擊。
 
  一群藍色翼手龍包圍我們,飛雪和那位抽出武器背靠背和侵略者打起來。
 
 
  那我呢?
 
  我能做什麼?  
 
  心底知道保護好自己就是最大的幫助,可是我還是想幫忙。
 
  努力尋找我能做的,卻無力發現什麼都做不了。
 
  過程只有不同顏色的閃光,和武器擦撞聲響。
 
  一段時間後,四周平靜下來。
  
  祂們放下武器,那位存有掏出塊牌子交到飛雪手上。
 
  撲上變成橘髮正太的祂,比先前更成長,多了點滄桑,不過還是正太。(?)
 
  [祢受傷了!]其實我根本沒看到過程,飛雪外表完好,只是有些疲憊,但我十分肯定祂受傷。
 
  [阿?...我沒問題。]祂收起武器笑笑,血液順著右手臂淌下。
 
  [祢流血了!]想抬起右手查看,又怕弄痛祂,內心掙扎一會兒放棄。
 
  [呀,看來要放三天假了。]以祂逞強又傲嬌的個性,聽到 "沒問題" 這話可要考慮我們的認知差異。
 
  還能開玩笑,可能不是什麼太大問題...可能...應該...
 
  怪的是,聽到這句話,我立刻收起關心,冷漠望著祂。
 
  
  那位存有在我不注意時離開了。
 
  想起剛才畫面,好奇詢問[剛才祂給祢什麼?],我指的是那塊像令牌又像墜子的東西。
 
  [通行證。]
 
  左手心出現光芒,張開手,一塊金質獎章落入手中。
 
  這什麼?
 
  來不及細想,飛雪整個人輕晃,眼睛一閉,單膝跪地轉變成黑髮中性模樣。
 
  我緊張穩住祂的身子,原來放假三天不是假的!
 
  [為什麼又這樣!!!]藏不住的怒氣,想用力丟掉捏在手裡的東西。
 
  飛雪連忙抱住我輕撫後腦,有氣無力說[把東西收好。]
 
  [這什麼東西,又不能救祢!]我怒極了。
 
  祂閉著眼笑一下,[那是很重要的東西。]
 
  什麼重要的東西..... 
 
  壓力升到頂點,正要開始發飆,不遠處突然出現一個散發粉色光芒的寶箱,暫時壓下怒氣,盒蓋消失,裡頭有很多類似獎章,約半滿。
 
  腦袋插入一句:恩?好像變少了?之前有7分滿。
 
  直覺告訴我,那確實是重要的東西,猶豫要把手中這枚丟掉洩恨還是聽話收好,最後洩氣地將徽章拋進寶藏箱,箱子消失。
 
  
 
  祂進入空間,雙眼緊閉,輕輕抱著我。
 
  一直維持這樣姿勢。
 
  我的心情複雜又極端。
 
  一下冷漠,一下狂怒,一下又充滿 "都是我的錯" 罪惡感。
 
  每當極端心境出現時,總告訴自己,[保持平靜,因為強大的情緒波動,最後還是飛雪要吞。]接著就能保持短暫和平,可是沒多久又陷入情緒漩渦。
 
  另一個問題是,我覺得好痛苦,自己似乎很珍惜這些情緒不肯放開。
 
  就這樣持續整個早上。
 
 
 
  下午邊幫弟弟搬家,邊想著要怎麼解決這些事。
 
  突然想到,其實我在 "抗爭" 對吧!
 
  這些情緒是如此真實,我為何要否定它們?
 
  就像前幾天通過的考試,當我願意接受承認負面情緒時,它們就消失了。
 
  當下個痛苦出現,我接受並承認 "我現在很痛苦" 。
 
  "痛苦" 突然離我有些距離,慢慢轉淡,接著消融。
 
  我也如此處理其他情緒,承認、接受並經驗,然後它們消失。
 
 
 
  我以為,這件事告一段落,沒想到捅出更大的問題.....

  延伸閱讀:[考試] 邊境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