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76461

    累積人氣

  • 5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考試] 獅性

  沒有碰祂,伸出手感覺祂。
 
  好冷。
 
  很寒冽的冷氣。
 
  現在是動輒30度高溫的夏天,指尖竟發冷,寒氣在掌間呼嘯。
 
  祂沒有攻擊的意思。
 
 
  我,摸摸看好了。
 
 
  心念剛起,火獅馬上轉頭撲倒黑獅,兩位扭打起來,我定睛看這一切。
 
 
  沒有害怕。
 
  沒想法。
 
  我在
 
  
  "為什麼要這麼痛苦?" 渾厚聲音在心裡想起。
 
  [什麼?]好像懂祂的意思,這是反射問句。
 
  "好痛苦。"
 
  "為什麼?"
 
  [靈魂在磨練中成長。]自然說出答案,但不是我的,有沾到邊,意思相近,不屬於我的語言。
 
  像給出學校老師的答案,思考後認同,相信卻不懂,沒有身在其中經歷過,僅只想像、推測、揣摩,但那終究是別人的經驗,不是我的
 
  "為什麼要成長?"
 
  [為了成為自己。],真心話。
 
  可是,自己是什麼?
 
  靈魂創造我們這樣的覺知,完全空白經驗事件磨練。
 
  "這不公平!"
 
  是,是不太公平。
 
  曾有網友問,為什麼苦是我在受,拿到經驗值的卻是祂?
 
  為什麼上面把覺知和靈魂看做一體,實際溝通卻不對等,能察覺並有意識與靈魂對談的覺知不多,大部分都是靈魂單方面領導、期盼。
 
  那我呢?
 
  我也覺得不公平嗎?
 
  我覺得完全空白不太公平,也曾花好長一段時間想過,人生在世,究竟來幹嘛?
 
  一開始聽別人說,大家都有使命,但使命是什麼?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不讓我知道?
 
  後來認為人生無趣、不知道幹嘛,不如死死算了,世界毀了最好。
 
  現在我覺得,是為了 "體驗",像旅行,但不是為了到達特定目的,而是欣賞沿途風景,每一步 "正在經驗" ,都很重要

 
  有人比喻,我們拿到的拼圖是很少很少碎塊,本靈拿到比較大塊(觀點比我們全面),但在那之上還有更大的圖。
 
  幾個禮拜前,看著 奧修禪卡-完成 ,有新體悟,像愛心的小拼圖,以為全貌是愛心,而多幾塊拼圖的本靈,看起來可能是一朵花,但更高層看起來也許是個人。
 
  這不代表我錯,即使完成圖看起來像人,但愛心、花,還存在,就在裡面,是那人一部分,它們沒有消失,甚至,沒有它們,圖將永遠缺一塊。
  我不知道怎麼判斷公不公平。
 
 
 
  靈魂與心,想成為那個,我選擇的。
 
  但,什麼是我自己?
 
  而我,又想成為什麼?
 
 
 
  我不知道........
 
 
 
  當妳無法決定,就放手,心會告訴妳,妳所期盼,成為全然
 
 
 
 
  看著互咬兩頭雄獅。
 
  閉上眼。
 
  沉澱。
 
  光芒從眉心輪降下,一分為二通過左右兩肩,最後沉於心輪深處。
 
 
 
  [盡情潑灑,最後沉澱下來的東西,就是我。]"心" 從底部俏皮回應。
 
 
 
  笑了,[是的,我懂,我知道。]
 
 
 
  紅火獅一把烈焰將黑獅子燒的連渣都不剩,站在我面前。
 
 
  [我決定,回應我的心。]宣誓般,在火獅前說出這句話。
 
 
  火獅突然裂成兩半,通體白光的西方龍從中新生。
 
  [這什麼...](歪頭
  強大純淨光輝,沒有任何意念,純然的能量。(比這圖還亮,是看不穿後面的強烈白光。)
 
  來不及細想,網子從天而降,想把新生的龍帶走。
 
  [等等!]
 
  胃輪房間的天花板不知道哪時候破了洞,三位蒙面黑衣人正收網補龍。
 
  想像把網子割斷,網子應聲斷裂。
 
  祂們拋出巨型光籠,把我和龍關在裡頭,一同向上拉。
 
  這裡是我的領域(胃輪空間)耶,這麼沒禮貌?!
 
  想像籠子瓦解,但只是掉下來,不似我想消失。
 
  轉頭對那隻龍說,[躲不過就進到我身體裡吧!]我讓祢藏!
 
  祂馬上向我左半邊靠,我們融合了,但不完全,右部似乎無法接受。
 
  好強的能量!
 
  我覺得要被撐破了!
 
  不行!
 
  如果我無法容納祂,祂就要被不懷好意的人抓走了!
 
  盡力包容祂,雖然依然有一半在外面,我想,我可以。
 
  黑衣人看看我們,互看同伴一眼,消失。
 
  我知道,祂們會再回來。
 
 
  鬆口氣,發現火獅又莫名出現在左邊,我看著祂,祂示意我跟祂走。
 
  [祢是誰?],昨天發現的新朋友-雷斯 & 溫的(ㄉㄧˊ),也是一對火獅子,不過型態與氣息和這位完全不同。
 
  祂盯著我,沒回答。
 
  那我要離開了........
 
  一這麼想,獅子馬上橫在眼前,檔住去路。
 
  ...要不要跟我走由妳決定,但我不允許妳離開......的意思嗎 = =?
 
  試幾回都一樣。
 
 
  好啦!
 
  跟祢走!
 
  
  火獅帶我進入空間中,地板變成點點星空,各星系快照一覽無遺。
 
  欣賞如夢似幻美景,卻見火光四射,大爆炸小爆炸像煙火出現。
 
  ...戰爭...?
 
  橘紅獅子用心電感應和我說了一串...日文.....
 
  "但是,我們遇到了瓶頸。" 都是日文,大概明白意思,但我聽清楚的只有這句。(越過大腦直接理解。)
 
  [瓶頸?什麼瓶頸?]
 
  又一大堆日文,大腦只聽懂 "あなた"(Anata=您)、"わたし"(Watashi=我)。
 
  但覺知懂得,[沒問題的,一定能跨過去!一定行的!]
 
  祂突然勃然大怒,撲倒我。
 
 
  "妳懂什麼!"
 
  "妳什麼都不懂!"
 
 
  腦袋立刻反應,不要掙扎,只要順著不反抗,曝露最脆弱的部位,祂不會咬下去。(這是食肉動物把妳當家人情形下,如果是被當成食物,千萬別這麼做!)<<<第三類組的驕傲(?
 
  考慮半秒,沒露脖子。
 
  我知道,肯定,祂不會傷害我。
 
 
 
  就是知道。
 
 
 
  不怕,湊上去,停在額前。
 
  [我懂。]
 
  小四切斷與自己連繫的理由,
 
  小六到國二,決定做自己的考慮過程、掙扎、恐懼、行動,和其他人怎麼看我那些過往,(其實很幼稚,但這個決定與行動,卻為現在打下牢固基礎。)
 
  帶著國中憂鬱氣息進高中,從邊緣化到被接納,
 
  大學開放風氣,引領我走出國高中陰霾,重新相信。
 
 
  獅子僵硬地看著影像。
 
  沉澱,問心[這是誰?]
 
  
 
  [是飛雪(本靈)的獅性。]
 
 
 
  疑?! 
 
  不是吧?!
 
 
  
  祂沉默放開我,轉身走入黑暗。
 
  [等等!]怎麼回事啦~~~
 
  回頭打量,收斂環繞身體火焰,橘色焰芒中,地球獅子輪廓浮現;若有所思地潛入黑暗。
 
  
 
  .........這傲嬌....,夠經典...
 
 
 
  感覺上面有人,先前看到的蒙面黑衣人從破口跳下來攻擊,我哪時候回到胃輪房間的?
 
  好煩耶!
 
  用防護照把祂們頂出去。
 
  可是,這樣會不會傷到祂們?
 
  想法一出,光減弱不少,反而讓祂們突破保護。
 
  火獅子突然從左半邊現身,用力一頂,撞飛。
 
  兩位蒙面人回來壓制火獅,另一個朝我射出黑束,快擊中同時,飛雪送我的項鍊突然跑出來,吸收黑光反彈。
 
  祂們猛攻時,不斷問祂們 "為什麼" ,但只得到攻擊和沉默。
 
  我知道獅子是第三方勢力,祂是來看的,不是來幫忙的,這是屬於我的挑戰。
 
  意識回到現實,祂們還是不斷逼近。
 
  然後,聽到細小聲音 "我們沒有力量"、"我們需要力量"。
 
  [祢們沒有力量?祢們現在就在使用力量阿。]
 
  "力量、力量,我們沒有。"
 
  祂們完全忽視我的話,不斷自言自語,瘋狂攻擊。
 
  [祢們...聽我說阿!!!]腳底突然出現一陣狂風將黑衣人劃傷,即使失去移動能力卻還是執著往我這來。
 
  [祢們有力量阿,不然怎麼有辦法搶光?]不懂祂們的邏輯,是沒看到自己有的力量?
 
  "我們沒有,力量。" 說完用力氣般手持利刃往我衝,隨手摸一把東西檔下。
 
  [為什麼沒有?]怎麼沒有,好大的堅持與執著。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祢們....不是輸給外面,而是輸給自己!]
 
 
  在我講完這句話後,祂們消失了。
 
  問團隊祂們還會不會再來,有人說不會,有人說不一定。
 
  把結界補強,說我相信祂們和飛雪....還有我自己,沉沉睡去...睡的超差....莫名醒來兩三次,早上全身腰痠背痛,也許睡著時也在和祂們拉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