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67812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日常] 冤親債主2

  自4號後筋疲力竭,幾乎什麼都感應不到。
 
  我知道我好似揠苗助長我自己,也知道理應早早休息。
 
  這樣真的讓我好挫敗...
 
 
...卻也帶來空無、寧靜與透明....
 
 
  昨天睡前對著已經感應不到的祂們說...我知道祢們在我身旁,可是我覺得 我被拋棄了。
 
  迷糊中,感覺被人抱著,很熟悉的能量場...飛雪...

  (其實抱著我的人是幕斯嵐;祂說不介意我認錯。)
 
 
 
 
  可能因為我太虛了,祂沒有顯化完成,我看著腹部插著那把刀一路騎車上班。
 
  紅燈時,問了祂跟著我的原因。
 
  我不知道祂有沒有說話,沒聽到任何聲音。
 
 
  眼前景像震動,
 
    一片黑...空氣中夾雜灼熱黃沙與濃厚血腥...戰場...,
      什麼都沒有...突然一道紅光閃過...身體分了家...一把長鐮....
 
 
...虹娜...我愛妳.....
 
           最後的意識....
  
   
  知道原因,沉默了......
 
  我不知道。
 
    我的心態。
 
  理性那一小部分認為,戰場-有生就有死,是上場前就要有的覺悟,我打從心底不覺得我錯我虧欠祂。
 
  但更多是透明空無,彷彿進入意識流,和宇宙意識融為一體,卻也保有全然清晰。
 
  到公司後,做著簡單重複工作,將更多心力放到這位債主上。
 
 
  我發現,祂其實並不恨我,只有魂牽絲摟的意念
 
---對情人的思念。
 
  抓著那細微卻強韌的念,細細品味...... 
 
 
   我懂那種心情,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
 
               
  所以我決定祈求...
  
  [請天堂將祂的情人帶來見祂一面。]
    [請天堂將祂的情人帶來見祂一面,好嗎?]
      [請天堂將祂的情人帶來見祂一面,好嗎?拜託...]
 
  但不論我如何用心祈禱,都沒有用。
 
  這時候看到債主模樣了,是個年約20出頭的小夥子,垂頭攤坐在地上,深黑色的消極頻率沉甸甸包裹祂,我懷疑...祂根本看不到我吧?是最後強烈的思念附著在鐮刀上。
 
  望向在旁邊站很久的本靈。
 
  [唉...飛雪...能不能把祂的情人帶來見祂一面?]雖然這麼沉重的頻率,會讓祂看不到自己的愛人,但我仍想試試看。
 
  [....有困難...]
 
  [為什麼?]
 
  [是自殺....]
 
  [還在做勞動服務...?]具我所知,自殺時的強烈執念,有可能形成相對應的能量場困住自己(就是地獄),清醒後還要做額外勞動服務。
 
  [恩。]祂朝我笑了笑。
 
  [那不能網開一面嗎...?]既然已經醒來做勞動服務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祂的愛人能讓這位回神,並帶祂脫離這種狀態...我沒有根據,但我這樣相信著...
 
  飛雪沒說什麼,出去了。
 
  不一會兒,來自天堂的光灑落...四位天使帶著一名女性出現,那位債主似乎感受到什麼迷茫地轉向光芒,黑暗逐漸褪去,祂的情人伸手準備觸碰時,債主突然清醒,全身洗練般綻放淡淡純白隨著情人與天使們回歸了。
 
  返回前,祂的情人微笑下來握著我的手,似乎在感謝我們的幫助。
 
  目送祂們離開,我想,祂們會一起做完勞動服務,然後編織祂們想要的生活。
 
  銀黑色鐮刀從傷口浮出、變小,最後粉碎。
  
  辛苦了。
 
  對鐮刀致下最後敬意。    
 
-----
 
  今天老闆從澎湖帶了黑糖糕回來。
 
  飛雪和幕斯嵐好喜歡那盒黑糖糕喔~
 
  喝著薰衣草茶,一時興起摟著飛雪餵祂喝,這次力道拿捏適中,沒有抵抗,還主動迎合。
 
  [感覺怎樣?]
 
  [很舒服。]絲毫不害臊。
 
  一抬頭看到同事寶寶的守護靈對我們苦笑,我猜是因為同事吃了小魚乾的關係...
 
  
  工作時心輪淡淡疼痛,看到飛雪眉頭緊促,似乎在同步整理資料。
 
  [我在祢身邊。]
 
  雖然還在忍耐,不過唇邊漾出淡淡笑容。
 
  好奇祂同步了什麼資料。
 
  祂也沒有阻止我看,恩,是高一剛入學時的事情,高中比國中好多了,即使之後還有更極端的感情波動。
 
 
---這個也會過去。
 
 
 
  [我會陪在祢身邊。]
 
  [陪祢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