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784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日常] 釣、禮物、孩子與突擊考

 
  頭腦沒有很清醒,可是慣性讓它不自覺推敲可能性。
 
  [哎呦,別想了,直接問比較快~]拍拍頭腦。
 
  躺在床上亂呻吟一把[這...什麼?]。
 
  [回禮。]是幕飛雪的聲音。
 
  恩...
    喔....
  
  ..................
       .................
                  ...............
 
  [......祢在做什麼?]
 
 
 
  [釣妳阿。]
 
 
 
  ....................= =?
 
  有沒有本靈很快就學壞了的八卦?!

---- 
 
  無意間看到別人的本靈與靈魂伴侶親密互動內容,有些東西勾起我的興趣。
 
  突然想要送在遠方工作的本靈,花。
 
  才有想法,猛然出現一陣香味,清淡卻味道豐富,但我沒看到形狀,努力著要什麼形狀、什麼顏色,撇見心靈客廳那束淡雅的粉紅色小花,耶~就是你了。(指

 
  想像粉色小花送給幕飛雪的樣子~
 
  腦中閃過一串畫面,我看到一位有翅膀的女性拿著紙條宣布事情,前面出現一團淡淡白光,光芒中,小花憑空浮現在祂眼前。(有時候會看到畫面,不過是黑白線與少量顏色組成的簡單漫畫風格。)
 
  飛雪愣在那,瞳孔放大盯著那束花,一段時間後小心捧下細細品味,露出淡淡微笑。
 
  哦,沒反應。(歪頭
 
  奇怪,別人的本靈反應很激烈呀~(又親又叫) 我的特別不一樣?
 
  天真想完,祂就出現在旁邊,親暱地用力摟摟我,馬上又飛回去工作,這下換我傻了XD
 
  後來才知道,很久沒人送祂花了,當下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呵呵。
 
  (以上有好幾格的淺力(疑))
 
 
 
 
  [哦,不過幕斯嵐(又中槍)也能送祢吧?]
 
  [呵呵,祂當守護靈不可以隨便跑~]
 
----
 
  飛雪今天好忙,幾乎整天不見人(靈?)影,就連吃飯時邀請品嘗,祂都說沒空。
 
  中餐是,晚飯也是。
 
  晚飯時邊吃邊發現個有趣現象,高靈們似乎對較重或香氣濃郁的食物受不了。
 
  比方說,我夾了洋蔥,祂們就全散開。
 
  三杯茄子,幕斯嵐喜歡茄子,我也喜歡茄子,所以煮點分給祂吃;今天一夾,除了幕斯嵐眼神閃爍定在那,其他全部跑掉......這啥情形...。
 
  幕斯嵐,想吃卻不知道猶豫什麼,最後放棄了。
 
  才想到,因為三杯放了九層塔,有非常非常非常重的味道,甚至可以用腥味形容...;眼帶抱歉望著祂,承諾,下次我會用水煮...
 
  (又有好幾格的淺力(不要再挖坑了(死)))
 
  大家很夯那盤涼筍,尤其龍兒;想到飛雪還在工作,雖然祂能從覺知中提出記憶品嘗,不過直接吃到感覺總不同。
 
  想著想著,決定拿涼筍 "餵" 給祂吃。
 
 
 
  插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想用 "餵" 的,這算和自己調情嗎?](祂聽著我的心思無言以對。)
 
 
 
  又一串畫面閃過,一位有翅膀的女性正在隊伍前報告,不知哪來的涼筍出現在祂嘴裡(我心想,完惹),祂神態自若嚼幾下吞下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地繼續祂的報告......其他高靈也當作沒看到的樣子,一整個詭異。
 
  懊惱打擾祂工作,祂在我腦中拉了畫面,對我投以笑咪咪的表情,瞬間放鬆不少。(但轉向團隊後又變得很兇 ̄∇ ̄?)
 
 
 
  插播:[祂們表情好自然喔~]
 
     [因為那是常有的事。]蛤?!是這樣?!!
 
     [可是我看祂們鬆了一口氣,祢不只是報告吧?]
 
     [還兼罵人。]哇勒勒...
 
 
 
 
  [所以今天的番茄炒蛋,祢們也沒有人吃番茄嗎?](祂們不吃蛋奶蜂蜜。)
 
  大家沉默一陣,有人承認吃了一點番茄,但受不了拌炒的雞蛋。
 
  [哦...那我該佩服飛雪祢囉~],想起昨天聚餐那堆恐怖味道滿桌牛羊,祂還能在我強烈要求下回歸肉身直接體驗食物滋味(素的),然後全程在旁邊說:祂覺得很好吃...(因為我跟祂該該,祂點的東西太辣我吃不下。)
 
  [嗯哼,佩服我吧~]
 
  .........= =?
 
  ...這...唉...算了...
 
----
 
  半夜一點鍾驚醒,感覺胃輪與臍輪間脹脹的;最近看了 "寶寶" 的文章分享(能量交流產生的愛的結晶),直覺想到我該不會也...
 
  BUT!我又沒有.......
 
  問了好幾次,訊息都說是 "懷孕了" ,可是我的真的沒有......
 
  突然發現自己又被隔絕了,只剩牌卡陪我,抽了幾張都是要我等待(還有暗示懷孕)的卡。
 
  好吧~突襲考是吧~ 
 
  焦躁不安卻又沒辦法只能靜待考試來到,中間糾了好長一段時間,想想既然要等,就下去把碗洗洗上來打文後睡覺好了。
 
  洗碗時發現腹部脹大,伴隨噁心嘔吐,重點是...我覺得有團能量一直在腹部徘徊...這種感覺...根本就是懷孕吧!
 
  但...如果是懷孕的話...我希望寶寶能平安的活下來,突然陷入害怕寶寶流掉與靈魂團隊會幫我穩住寶寶的槓桿中掙扎。
 
  [不管祢的父親是誰,祢永遠都是媽媽的孩子,媽媽愛祢]在感慨與擔心中,朝著腹中能量誠心中了這段話。
 
  [真的嗎?媽媽,妳愛我嗎?]出乎意料得到迴響。
 
  當下我真的超開心[對,媽媽愛祢。]
 
  [那我可以掠奪妳的力量嗎?]天真音調,可怕話語。
 
  其實我差點就順著開心的腦袋說 "可以" ,不知為何沒說出口(指導靈團隊暗中推一把的樣子),稍微恢復理智後:[沒辦法耶,這是我的力量,不是祢的,祢也有自己的力量,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呢?]
 
  [我的力量?]
 
  [恩,祢的力量。]
 
  [我也有力量?]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力量,祢也不例外阿。]
 
  [哦...我不知道...該怎麼做...]祂地失望說。
 
  [恩...祢有在乎的人事物吧?]想了想,決定引導看看。
 
  [我最喜歡媽媽了~媽媽我愛妳~]祂一臉歡欣笑著。
 
  [當祢有在乎的人事物,並想保護想讓他們得到幸福時所做的一切,那些就是屬於祢的力量喔~]很流暢地說出這些話,現在回想,這是知道飛雪為了聖獸家人毅然進入地球輪迴的感慨吧~
 
  [恩,我懂了,媽媽。]祂似乎決定了什麼。
 
  [我要走了,媽媽。]
 
  等...[祢要去哪裡?]寶寶剛來又要走,不是很能接受...。
 
  [媽媽,我該離開了,我要找回屬於我的力量。]
  [謝謝,再見。]
  [媽媽,我愛妳。]
 
  [再見...]恍惚中我說著句話。
 
  然後,祂就走了,留下還在恍神的我。
 
  上樓時,感覺飛雪雙手搭著我的肩,但沒說什麼,給予足夠的空間。
 
  我保持全然極端清醒地問:[那個,是我的孩子嗎?]
 
  [是的。]
 
  [那是...冤親債主?]不知怎麼腦袋突然跳出這四個字。
 
  [是的。]
 
  [能告訴我故事嗎?飛雪。] 
 
  祂說可以,但講得很含糊,我知道祂不是故意敷衍,而是有更高層屏蔽訊息。
 
  在某世中,被強暴以至懷孕,想把寶寶生下來,卻因為身無分文不得不打掉。
 
  [那...那世的覺知是不是也要療癒?]我想著小湛分享的過去世回碩。
 
  [對...]祂有點無奈。
 
  訊息被屏蔽,代表時候未到,雖然想快點療癒,不過還是等等吧~
 
  
 
 
  [我發現一個怪現象,為什麼每次有事發生,我都怪東怪西的呢?]
 
  [那是因為妳還不習慣用自己的力量。]幕飛雪溫柔的說。
 
  [可是我...]嘎然停止,因為我發現,我開始怪自己了。
 
  [唉...]深呼一口氣,希望把舊習慣帶出來。
 
  "對自己要有耐心" 我對自己說著。
 
  [恩。]飛雪溫柔地擁抱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