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隨性的部落格,過去的遊戲攻略最多,含有少許的人生體驗以及遙滿文、不算文的赤青文。

  改版後整個侧欄的後台編碼通通跑出來,草稿也全部變成開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就這樣。
  • 15154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院參觀心得


  因為我上星期睡過頭沒去上課,因此以為是要集合之後在一起帶去。

  教室-沒人

  公車站牌-沒人

  校門口-沒人

  ............


  最後只好去社辦開電腦查查地址,看起來是沿著火車站走就會到了,所以我先騎到火車站,再問人問過去,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在林森校區隔壁...我繞了一大圈= =|||

  進去之後,感覺這裡的氣氛實在很不好,哪裡不好呢...其實也說不上來,就是有一種不好的[氣],有點類似怨氣,但又不太像。

  我在大廳裡遊蕩,因為我不知道他們在哪,結果老師突然從後面叫我的名子,嚇我一跳。

  然後我們進去一個正在開審的庭,大意是,被告人拿人家的電話給別人,然後告他的人說他沒有辦那隻電話?
  我聽了一陣子還是搞不太懂...
  不過剛進去看到那3個法官驚了一下,前天有夢到一樣的場景呢...不過沒夢到結果就是了。

 
--

  然後老師說要帶我們去聽刑事庭,但是去了之後大部分都已經在作收尾的動作,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看案名分類應該是有關於亂倒廢棄物的案子,但是裡面的人跟我們說,為了避免串共,進去之後要一直到審完才能出來,所以我們就沒進去了。


  接下來又進到一個法庭裡,這法庭審理的案子很特別。

  被告是嘉義市政府跟嘉義女中,原告是水利局= =...全都是政府機關。

  聽下來,應該是在日據時代(好遠),原本屬於嘉義市政府的地,不知怎麼的變成是水利局的,然後嘉義女中希望藉那塊地來蓋老師的宿舍,所以請嘉義市政府代借那塊地來蓋宿舍,一直到現在,水利局想回收那塊地,所以希望老師們搬走,也希望討回從日據時期[租]到現在的[租金]。

  老師代表同意他們搬家,沒問題﹔有問題的是[租金]。

  租金是嘉義是政府要付的,他們要辯的是,日據時期的事情基本上已經不可考(有紀錄,但是很亂)﹔如果真的要付租金,那筆金額實在非同小可。

  最後法官試圖說服水利局,只收[一半]的租金就好。

--

  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何總有人為了一點小事情爭執不休。
  在我看來,只要大概知道事情的經過,這些事情都是滿好解決的...。

  記得很小的時候,我曾經問過我爸類似的問題。

  我爸說,到了社會上,你會發現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會有人爭,就算你不想爭,他們也會一直跟你爭,那你說你要怎麼面對?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但是終究沒有答案﹔最後可能還是會淪落到以力服人的局面吧...。




  現在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學到。

  以真實的自我面對其他人,是我從國中就開始實驗的(考慮很久之後的決定),因為我看到二本書,大概是這個意思:

  人總是帶著各種面具,大家都習慣帶著面具,也習慣看帶著面具的人,但是在面具下真實的自我是不被大眾所接受的,久而久之,他也認同了,甚至以為這個帶上面具的自己就是真實的自我...

  所以我試著用真實的自我去面對他人,從國中一直到高中,基本上都是受到排斥沒有錯,但是到了大學,大家似乎比較能接受各種不同的人事物,當然也包含我,甚至有人會羨慕這樣的我,但是當我建議他們不妨這樣試試看的時候卻又說不,現在大學快要畢業了,我想知道社會是否能接受這樣子的一個人。

  後遺症不是說沒有,最大的後遺症大概就是讓我[更]不喜歡接近人群,我不會逃跑,但是也不會融入,只會在旁邊默默著看著。
  再來就是[幾乎停止學習]這檔事,上了國中之後,我幾乎就沒有在學任何東西了﹔這可能是長期被同學埋怨:你可以不要一直問問題嗎? 還有被老師吼:不准翻到後面去讀! 的後遺症吧...
  最近會嚐試把開關打開的...

  心痛.吃醋的感覺 在上大學之後學到了,只是有些身心症的後遺症。

  忌妒的感覺倒是不曾有過,雖然我問過很多人,但是還是無法會意﹔不過他們都說這是不好的感覺,最好永遠不要知道。


  最後,法院真的不是個好地方,拿不去最好不要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